雖然知道有了Offer,但是未接到正式Offer前,一切尚未塵埃若定。
 
接著的禮拜一,大概是下午接近5點,電話響了。
 
電話那頭又再度傳來Recruiter RW響亮又很有精神的聲音,在一陣寒暄後,他帶入主題,熟捻的對這個職位的Base salary、bonus、vacation與主要幾項附帶福利一一解釋。其實後面得我已經沒有很認真再聽了,一則,因為大公司基本應有福利差不多就是幾項(詳情可參閱美國職場現形記-福利篇系列),雖然一個美國一個加拿大,但大方向所差不多,如美國得退休基金叫401K,加拿大叫RRSP,運作的方式差不多,一樣是稅前的收入放入某%,需要知道的重點只是company match幾%罷了,另一個我沒有全神聽的原因是當RW講出Base salary時,我心裡就開始盤算等會要如何談判薪水,因為比我預期的低,之前我有問過這個職位的Salary range,RW提的薪水是range的下限,更別提之於我在紐約的薪水是差了一大截。
 
剛開始在多倫多看工作時,一開始還是以之前紐約的標準填寫基本底薪,在面試目前這家公司之前的一家是第一個對我要求的薪水有意見者,當時打來的HR略帶懷疑的口氣問我說我要求的薪水是base salary還是附帶bonus與stock後的薪水,我說是base salary,她說她們沒法提供那麼多,他們的預算是多少,問我可否接受,當時為了要有在多倫多面試的經驗,就隨口說好。然後這次當RW第一次打來時,也是劈頭就說:”首先我們有個大問題! 那就是薪水,因為妳要求的薪水超過這個職位的salary range”。隨之告訴我薪水的範圍,問我可否接受。這次的範圍比前一個公司高,我當然回答說:我了解New York和Toronto薪水有點不同,所以我願意試試。所以才有後續的電話interview、onsite interview與offer。但是我不爽的是他們明明知道我在紐約的薪水,還故意先開給我薪水的下限,有點像是給我一個下馬威。
 
當RW講完所有的福利後,問我有否有問題,我提出幾個小問題後,就帶入主題。我說所有的福利聽起來都很不錯,我很滿意,但是(註一),我想知道為何Hiring Manager提給我的薪水是這個職位的下限。RW說他並不知道原因,他只是中間人,只是照Hiring Manager開給他的條件一五一十的轉達給我聽。然後他和我說,現在我有四個選擇,我可以
1) Accept this offer
2) Reject this offer
3) Counter this offer
4) Say you want to think about it and get back to me later.
 
當時馬上對於Counter這個offer產生疑問,因為我從來沒有counter an offer。之前在紐約的那份工作,當HR打電話來要給我offer時,只有兩著選擇-接受或不接受,當時高興的不敢置信,當然毫不猶豫、滿心歡喜的接受。但是現在狀況不同了,照裡說我有優勢,因為已經有北美工作經驗-我之前的公司是跨國公司在加拿大也有分公司,加拿大大部分公司會承認美國的IT相關的工作經驗(註二),然後我現在沒有像之前有工作簽證的問題(Thanks God!),公司可以像雇用本地人一樣雇用我,我不爽也可以隨時拍拍屁股走人,不如之前受制於H1B與綠卡需要忍辱吞聲。迅速的評估了狀況後,試探性的問RW如果counter an offer的話,結果會怎樣,他和我說他覺得會有點風險,想想既然不大清楚如何counter an offer,貿然執行也不大好,所以我和RW說我要想一下,明天在打給他,他也欣然接受。
 
掛了電話後,腦中開始盤算是否該接受還是這個offer或是counter這個offer。
 
在上網查詢Counter an offer的程序與大家的經驗後發現這種事對本地人來講好像是家常便飯。
一般來講,Counter an offer的程序包含:
  1. 首先,你提你想要的薪水。注意! 網站上建議說最好提比你預期的薪水在高一點,因為要準備雇主也會counter回來。比方說比預期是美金9萬年薪,你可以說成9萬5,留一點給對方殺價的空間。但當然要做足工作,查好你這個職位在該地區應該有的薪水,不要漫天開價。(註三)
  2. 接著,HR接受你的Counter後,通常也會有幾天的考慮期,對方的回應可以是接受你的要求或是拒絕然後附上他們能提供的薪水(也有可能會是一開始的薪水)。
  3. 最後,考慮完後會支會你他們的決定。這時候,你只剩兩選擇-接受或拒絕,這時候不能在counter了。你如果拒絕的話,就等於失去這個offer。
 
當在看完這個程序後,心理更加傾向counter an offer。本來以為如果counter an offer後,雇主可以隨時取消offer,但看起來並不是這樣。大部分的狀況,對方會在評估,然後再回給你一個價。
 
It never hurts to try!” 我告訴我自己,打定了要counter的決心。
 
相關討論區或文章裡,也堅定了我的信念,大部分的人都鼓吹要counter an offer! 有人說不管公司開給他多少錢,就算比他預期的高也好,他也照樣counter ,而結果不是對方接受,就是比他想的又再多幾千,所以千萬別覺得不好意思,因為這是唯一能大幅增加薪水千載難逢的機會,當你進入公司後,除非升遷,不然只能巴望每年5%左右的調幅。
 
既然已經決定了,我開始研究準備要和MW說詞。
 
研究了幾個網站,大部分是建議先表達自己對這個offer的高度興趣,然後開始提出為何你值得更高的薪水,有效的方法包含提供薪水網站的數據、和之前薪水的比較等,如果是relocation還可以提出生活開銷不同,最後在提出一個你希望的數據。
 
我因為是relocation,外加之前薪水比目前的高一截,籌碼不少,所以我決定一口開到薪水的上限。隔天,把準備好的說詞戰戰兢兢的和RW敘述後,本來預備可能會有小型攻防戰,但是RW完全沒有任何有攻擊性的反應,只和我說他會把我預期的薪水和Hiring Manager報告,如果Hiring Manager反對,我當天就會知道結果,但是如果她接受,應該一兩天內就會收到回應。
 
結果,當天下午電話又響了。一聽到RW的聲音,我心想不妙,難不成已被拒。然而事情總是出乎意料,RW說Hiring Manager並沒有拒絕,她說她會盡力和她的boss遊說(lobbying),這一兩天內會知道結果。 聽到這時,我心裡石頭已經放下一半,這時最差的情況也不過是不能提供我上限的薪水,但是一定比之前的下限高。隔了一天,RW很早就打來,然後劈頭就說:”Good news!”,我知道情況應該不錯,他說Hiring Manager遊說成功,他們願意提供給我上限的薪水!
 
這個經驗我學到兩件事,一是不論是加拿大人或是美國人都對薪水很龜毛,雇主不願意直接和面試者直接談,總是要有一個中間人-Recruiter或是Human Resource,來來去去協調薪水,好像直接談薪水是多麼不禮貌與難以啟齒的事。
 
另外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事- It never hurts to try! 凡事不試試看,不知道會有甚麼結果。以我這個例子來講,第一時間就接受offer和花點功夫協調的差別是從原本薪水的下限跳到上限,若以投資報酬率來看的話,真是個報酬率很高的成功投資!



 
[註一] 我這是運用外國人很愛講話的pattern,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首先先稱讚你,然後在講出她們真正的想法。千萬不要一開始就被稱讚衝昏頭,因為他們想講的話其實重點通常是在But之後。
例子真的太多了,如:
你這個Project做得很快,BUT,如果某個地方在調整一下會更好。
你這件衣服很漂亮,BUT,如果顏色在淡一點會更適合你。
                                                                                                        
重點不是在你project做得快或是衣服漂亮,重點都是在BUT之後的句子才是他們想講的東西。
 
[註二] 之所以強調IT業是因為加拿大有很多專業都是有保護的(regulated),像是醫生、護士、老師、機械工程師等,都要有當地的學位與認證才能執業。比如美國的醫生要來加拿大開業,不管他之前在美國有多少的經驗,都得一切重頭,必須在加拿大完成醫學學位與實習後,才能開業。所幸IT人員則沒有此限制。
 
[註三] 以下網站可以查不同地區職位大致的薪水範圍:
Canada: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