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吃在紐約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看了”胡桃的不負責講座”之’去!去吃中國菜”,我想很多在外遊子都能感同身受,而其中對其中’撈麵”、’炒麵”傻傻分不清讓我哈哈大笑外,也連帶想到最近發生的事。
 
在北美,如果一家中國餐廳外面掛著一隻乳豬或標榜’ 粥粉麵飯”,十之八九是港式餐廳。不論紐約或多倫多,要找到蠻道地的港式餐廳並不困難,紐約R Train Canal地鐵站出口Hon Wong(橫旺大飯店),它的皮蛋瘦肉粥和蝦仁雲吞湯數次安撫我宿醉隔天早上脆弱的胃,或是位於Mott Street常常門庭若市的Big Wong(大旺)的各式粥類、烤鴨、炸倆也是我常拜訪的港式餐廳。而香港移民佔亞裔移民大多數的多倫多,好吃的香港餐廳真的多到數不完,各式粥類、烤鴨燒肉、生猛炒海鮮都輪番滿足我的五丈廟。
 
不論在哪裡,通常到香港餐廳,我會看狀況決定用什麼語言點菜,如果Waiter中文好,我當然會用中文點菜,所以現在如果去已知Waiter中文不錯的香港餐廳,HT會和我說他要吃什麼,然後我用中文點,如果waiter英文好,我們就各自用英文點,以防出差錯。最近有一次,我們到之前一家我們常去香港餐廳吃飯,它的烤鴨飯和炸雞飯曾經是我們倆的最愛,有一陣子住在那附近,倆人幾乎每天都去報到。最近HT也開始迷Roasted Pork,所以他想要吃Roasted Pork外加烤鴨(BBQ Duck)雙拼飯。這家店的Waiter英文普通,所以通常會用中文點,但是我不知道Roasted Pork的中文到底是什麼,之前去其他店點時,都是直接講Roasted Pork,一時也忘了港式中文到底是什麼,菜單上又好死不死沒有Roasted Pork,只有BBQ Pork。不知情的人或許會問,Roasted Pork 或BBQ Pork字面上直翻不是兩個都是烤豬肉嗎? 但是事情當然沒有這麼簡單,因為我已經知道BBQ Pork就是以前在台灣也常吃的叉燒肉(就是皮紅紅的那種),Roasted Pork真的不知道到底是烤肉還是燒肉飯,為了怕點錯我就和HT說他自己用英文點。這時他因為之前用英文在這家餐廳點菜,常常吃到不是要吃的壓力下,開始責怪我說我怎麼會不知道中文怎麼說,要用中文點才不會出錯。我被莫名指責下,當然也頻臨抓狂境界,我說我是會中文但是不是港式中文,港式翻譯通常都和中文有出入,像BBQ Pork和Roasted Pork翻成中文都是烤肉呀,既然BBQ Pork竟然翻成叉燒飯,我怎知另一個會翻成設麼。因為他已經聞道很重的火藥味,只好自己乖乖的和waiter點了”BBQ Duck with Roasted Pork”。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從小到出國前,對於上館子這件事總覺得很冷感,覺得巷口的麵攤就好吃的不得了了,為何要上餐廳吃各國料理。在大學時期認識一群對吃很有研究的老饕食客,陸陸續續和他們到處吃了一些所謂有名的餐廳,或是各式家聚時被學長姐帶到大飯店喝下午茶或餐廳聚會,現在回想起來,到底吃了哪些東西,印象真是有夠模糊。因為我當時的心還是沉迷在大安路與信義路口的老趙刀切麵與感謝您鹽酥雞、通化街的麻辣腸旺臭豆腐、新莊新泰路24HR臭豆腐與麵線、師大夜市的燈籠魯味、新莊新興街市場的肉羹米台目外加燙青菜或小菜,光這幾樣東西就可以讓我流連忘返,每天吃也不嫌膩,其他什麼各國的有名料理,對我來講,就像情人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完全沒有比較的空間。
 
真的人不能太鐵齒,出國後,這一切,悄悄的轉變。
 
常聽說留學生身處異鄉幾年後,男的變成萬能水電工兼阿鴻上菜,女的變成傅培梅,這在我身上還真的蠻不適用的。在長島的兩年,因為一開始沒車,走路範圍內除學校餐廳外選擇寥指可數,因此的確是學了一些煮菜基本功,但是進度的幅度也只是從蛋炒飯到可以魯一鍋魯味來吃的程度,另外在楓葉國教練指導下,可以來個紅醬碎牛肉意大麵,其他的就是我自創的”一鍋通”煮法,各式湯底外加一堆青菜、肉、麵有的沒的一堆下去煮到熟就是了。有了車後,開始向外發展,朋友介紹了一家台灣人開的餐廳Empire Sichuan(竟然有賣臭豆腐),找了幾家還可以接受的中式外帶餐廳,一家非常好吃的墨西哥餐廳Green Cactus和海港附近的海鮮餐廳The Steam Room、還有幾家偶爾而可以吃的美式餐廳,除了到Flushing大快朵頤或到Toronto的假期,日子就在這些餐廳的外帶與有一撘沒一撘的”一鍋通”自煮下過了。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