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在紐約這幾年,除了心靈成長、英文口語變順外,進步神速的應該是我對酒精的依戀。
 
自從有來自楓葉國的”個人教練”酒量特訓下,我的酒量從滴酒不沾進步到偶爾一兩杯啤酒走直線還沒問題。在長島唸書時期,因為課業繁重,能酩酊大醉的機會不多,只有寒暑假時期、或個人教練來探班時,會到一些美式連鎖Bar、或驅車到曼哈頓報到。現在回想起來,那時還是停留在初學者階段(Naïve Beginner)。直到開始在曼哈頓工作,在美式喝酒文化薰陶下,酒量日見增長。真的出師是搬到曼哈噸後,每日環繞在琳瑯滿目、目不暇給的Bar/Club/Lounge/Bistro/Saloon/Tavern/Pub/Cantina,想要保持清醒全身而退,除非你都不與人social或不參與任何聚會,不然幾乎是很難不來個幾杯。而一旦陷入那萬丈深淵,享受過酒精帶來的短暫歡愉與麻痺,實難跳脫酒精的枷鎖。
 
我記得在最後離開工作前幾個月,我已經到天天都要來個幾杯的程度,不是和酒友同事出去喝,就是自己喝在冰箱雪藏的酒,已經到人盡皆知、惡名昭彰的地步。有一次早上我到公司坐定位後,坐我後面新來的印度工程師,突然轉頭問我說: “你這樣喝酒你”老公”不會說什麼嗎?”
我一面覺得很莫名其妙,一面回答說: ‘我沒有老公呀!”
他說: “那你男朋友或未來老公ㄋ?”
我說:”噢! 他也很會喝呀! 我們都一起喝! 你老婆喝酒嗎? 若沒有,你應該訓練你老婆喝啦”;
遇到這樣酒鬼,當下他就摸摸鼻子,寧願轉頭面對電腦螢幕也不要和酒女繼續這個無聊又會殘害他老婆身心的話題! 但是這個工程師最後在我要離職時,還是有和我們一起到Bar坐著看我們喝,不過他不點酒的堅持還是不變。
 
相較於印度保守的名風,我想他應該對從台灣來的女子豪放程度不是刮目相看或退避三尺吧! 但是要怪也不能怪我,真要怪要怪無所不在的美國喝酒文化,不論正式非正式、朋友同事同學間,不把酒言歡一下,好像感情就不會變好。而且如果是公司出錢的喝酒場合,大家更是全豁出去,一杯接著一杯點,有時從下午一路喝到晚上全由公司買單,隔天還直接不來上班,相較於台灣下班聚會吃宵夜喝茶的習俗,我有如從純淨天堂落入凡間,改變當然不是一夜之間,是經過各大大小小訓練與磨練而成的。
 
以下列出個人經驗裡常見的喝酒場合:
Public
Private
  • Home/House Party
  • Happy Hour after-work Gathering
  • Friday Gathering
 
 
Cocktail Party是個我又愛又恨的場合。愛的是免費無限量喝的酒,恨的是要和一堆素昧平生的陌生人social。
美國的正式晚餐聚會,在晚餐前都會有大約一小時的時間,讓在場嘉賓站著互相聊天、Networking-之所以要站的聽說是方便大家走動換攤,加上還有Open Bar伺候,所以大家都人手一杯,一攤接著一攤聊天。
身為為外國人的我,一開始遇到這個場合,真是有點手足無措。一方面不知道要聊什麼,一方面我害羞閉塞的個性使然,為了讓自己至少看起來還有點事做,我的解決方式就是拼命點酒喝,因為都是免費的,你點的出來,bartender就做的出來。而且幾杯下肚後,管他哪國人,大家都變成好朋友,也開始聊著很開心。
 
印象中第一次cocktail大場合是在我教授的退休party裡,地點是在長島Stony Brook Village,因為我算是被騙去的-詳情以後有機會再說,全場目測一百人都是faculty和家屬或是staffs,根本沒有學生到場,加上我是除了一些亞洲教授外,唯一的黃面孔,不但要接受這個亞洲女子是誰的奇怪眼光,並且硬著頭皮尷尬的和一些以前修過課的教授聊天,還好我教授遇到我時還叫的出我的名字,不然真的尷尬到不行! 帶我去的朋友J,一向以朋友滿天下自居,所以cocktail party一開始就不知道聊到哪個星球去了,還好除了他之外我還認識另一個Staff,我印象中在幾杯tequila sunrise下肚後就和他聊的很開心了,而且美國人都健談到不行,只要適時提問就可以了,其他時間就盡情享受美酒就好了。
 
再來幾次的cocktail party都是在出差時遭遇到的。在一年二度、為期一週的Sale Meeting-美其名是年度成果回顧實為企業洗腦外加夜夜笙歌大會中,幾乎每天晚餐前,都有cocktail party,一群來自全美各地同公司的sales或marketing的代表齊聚一堂,我們工程部門算是那裡的少數民族,所以Cocktail Party裡我不是和另一個工程師就是和我們team的人一起行動。這次場面更大,大概有一千人以上吧! 看著滿屋子金髮碧眼的人,每個人拿著酒杯、酒瓶互相寒喧問候,不禁又更大口的喝了一口我的Dirty Martini。和我一起的工程師S還蠻積極的,他一面物色要和誰講話,一面要我主動去和某某某講話,為了避免’出師未捷身先死’,二話不說先推他先去打頭陣,我在跟進,最後我們和一群從印度來的代表,看樣子也是不大習慣這種場合的工程師,相談甚歡了一陣子。但是有心想在美國社交圈打出名堂的,企業內的Cocktail Party Social功夫一定要練起來,因為這是絕佳打響自己名氣並在大公司裡多認識幾關鍵人的場合,我主管和另一個同team的美國同事,從一開始就向外發展、到處聊到不見蹤影,而不像我對於bar台有提供什麼酒的興致遠大於誰誰誰是什麼部門來的!
 
 
顧名思義,Farewell Party是歡送即將要離開的同事的聚會。我們這個部門在我待著三年內,前前後後走了快10個人,說是改朝換代也不為過。在這前後離開的人中,前幾次是辦在晚上,後期新的主管經過幾次可觀的晚餐酒類花費後,把所有的Farewell Party改到午餐-包括我的Farewell Party*_*,在吃完後還要回公司的情況下,大家都不大點酒或含蓄的只能點1杯。
 
在改成午餐前幾次的Farewell Party,真的只有一句話形容,喝到天荒地老! 除了一次我因為回台灣沒參加到,第一次是辦在位於Chelsea的一家Billiards Lounge叫Q Lounge,大家一邊喝酒一邊玩撞球。因為公司信用卡買單,大家點酒完全不手軟,Cocktail、Whisky、Wine一杯接著一杯點,因為當時我的酒界還沒大開,所以一開始我還是很含蓄,幾杯下來,又開始大家都變成好朋友,我記得要離開的PM K幾杯酒下吐後,就來和我說很榮幸和我一起工作,一邊也批評新來的PM M的風格,是真的酒後吐真言嗎? 對我來講,酒後話比較多到是真的,是真是假,也沒那麼重要吧,大家開心就好。最後大家散攤,三個男同事,陪我走到我當時位於Chelsea的公寓門口,我還印象很深的給了每個人一個大擁抱(印象很深是因為我有身體潔癖),除了一個印度人接受時有點遲疑外,另外兩個外國人都是很歡喜的接受。我想,也不怪乎美國Bar內,男生都不遲疑的買酒給女生喝,因為他們知道酒醉的女生都比較豪放吧!
 
另外一次Farewell Party也是最後一次有無線暢飲酒喝的Farewell Party是結合Team Gathering的半天event, 剛上任不久的新主管,新官上任三把火,藉著另一個同事即將要離職,起意大家找個禮拜五不用上班,來個紐約半日遊。所以早上我們一大早7點就在紐約著名的Brunch- City Bakery集合,然後一路散步到Chelsea Pier打高爾夫(Golf Driving)外加保齡球,最後殺到Cuba Café吃午餐,既然到古巴餐廳,當然不免俗的要來個古巴著名的Mojito。整場下來,Mojito大概點了有好幾十杯吧。別忘了大家開始點酒時才是中午,一個小時後每個人都醉茫茫了,我旁邊酒量超級好的酒國女英雄JS,在我離開前至少有到5杯Mojito以上,她平時話就已經很多了,酒下吐後,更是開始把他家人從爸媽弟弟男友全部念一遍。最後她還和其他幾個同事留下來續攤,我雖然還可以喝,但是因為當時有些政治因素我不想被捲入,所以也先行告退。
 
經過幾輪這種Farewell Party洗禮,日正當中就開始灌酒,試問我的酒量能不變好嗎?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amuel
  • 沒想到你到紐約已喝酒成精了.<br />
    <br />
    以前我也是滴酒不沾的, 但工作後覺得和朋友<br />
    下班後喝點啤酒配上些鹹酥雞加小菜是很快活的.<br />
    <br />
    Newcastle這邊晚上只有pub可去, 但那種喧鬧的環境<br />
    實在不適合我, 還是在宿舍跟三兩個朋友喝比較自在.<br />
    <br />
    雖不知道何時, 但我想我們以後還是有機會碰面再去<br />
    喝一攤吧!<br />
  • Jodie
  • Samuel,<br />
    沒想到幾年不見,你下班也開始會喝小酒. 我還記得我們幾個去過通化<br />
    夜市喝酒吃常旺臭豆腐,你一喝酒臉就紅到不行. (嘿嘿)<br />
    鹽酥雞,小菜配啤酒,聽起來就很讚!Sure!等我們都回台灣在來喝一杯<br />
    吧.<br />
    Newcastle沒有bar嗎? 怎麼可能?英國人也超愛喝酒的,之前一個來<br />
    自英國的同事酒量也非常好. 推薦你下次去bar點來自英國的Bass生<br />
    啤酒,是我很喜歡的啤酒之一.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