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infeld的經典Episode "Soup Nasi" 裡的嚴厲湯廚師, 對於不照他規矩點餐、排隊的客人,會很不客氣的下逐客令,不屑作他們生意。 

為了享受美味的湯, 客人們面對霸道的廚師,只能戰戰兢兢的遵守規矩,就怕獲得Soup Nasi"No More Soup For you, Next!" 的諭旨。 

從來我也沒想過會遭受類似的對待.

兩個禮拜前的禮拜六,以Europe Cup進入八強賽為藉口, 才正午過不久,HT就建議到家裡附近的O Bar 報到。當天艷陽高照,氣溫維持在乾而不燥的爽朗氣溫,在這種天氣的襯托下,有甚麼比痛飲啤酒更痛快的事呢 ?! 完全沒有異議的,我興致勃勃的附和他的建議。

當一個愛喝酒的人+ 另一個愛喝酒的人=?
答案就是冰箱時常有存酒,遇到沒酒就到近在咫尺的Bar報到。加拿大除了Québec外,要買酒得到國營有固定營業時間的Beer Store或是Liquid Store, 不像在紐約隨時可到24小時營業的Corner store或是Pharmacy Store補貨。過了營業時間,家裡沒有存酒又想喝的話,Bar是唯一的Backup。
 
幸好目前住的大樓裡面配合北美愛喝酒的文化,應景的有一間英式的Sport Bar-J&H。於是乎,不論風吹與打、大風雪、或長期零度下低溫(今年多倫多的冬天長達5個月!), 只要穿著家居服與夾腳拖鞋直接就可到J&K Bar裡享受甘醇美味的Draft Beer-Keith, Blue是最常選擇。除了J&K外,出了大樓1分鐘的腳程內,還有另一間O Bar,我們去O Bar頻繁的程度已經到O Bar老闆在我們到後會來打招呼的程度。
 
O bar是個試圖想走Fine Dining但仍比較偏向Neighbour Bar/Sport Bar的走向。Bar中間有一個紅磚砌成的牆,很平均的把Bar均分成兩半,一半是Bar台與沿著牆的座位,另一邊則是沿著兩邊的牆,有著面對面的座位,天氣漸漸好起來後, Bar外面的Patio也隨之開放. 因為我們到訪的時間通常很晚,所以牆的另一邊常常是門可羅雀,大部分得人都聚集在Bar台附近。 

Europe Cup八強賽當天,因為時間早,牆的另一邊至少有8分滿,我們照慣例坐在Bar檯,這次選了個比較靠近門前Patio的位置,右手邊抬頭2點鐘的位置有個正在轉播Russia vs. Sweden賽事,本來坐在牆的另一邊的老闆,特別過來和我們行注目禮,點了一桶(Pitcher)Heineken,兩人變開始一痛飲一邊觀看球賽。
 
很快的一桶就見了底了,進入第二桶,喝開了後,講話變大聲而陌生人變成熟人。

首先坐我我左手邊的一名男子,本來再和bar上另一名隻身男子聊政治相關議題,HT找了點插話後,我也被迫捲入話題,然後不知怎麼的, 演進成2對一(也就是我)辯論中台的政治問題。在辯論的同時,第二桶也被清空,兩人大白天就進入第三桶,第三桶啤酒在繼續無意義的辯論中結束,其間HT還失控的對在Patio的客人進行騷擾,賽事結束後,客人陸續離去,我們也在第三桶啤酒見底後,離開了O Bar。
 
飲酒之人都知道, 酒一但喝開了, 很難踩煞車. 步出O Bar後, 兩人都還意猶未盡,自然而然的在進入大樓後, 又進入J&H Bar。
 
現在回想起來,是錯誤的開始。
 
進入J&H Bar後,Bar裡非常的安靜,零星的客人,散坐在Bar的角落,大多是單獨飲酒的男子。
 
熟悉的年輕帶點龐克風的Bartender,過來詢問我們的Order。我們點了一桶啤酒,又在HT一邊喊餓之下,點了一份漢堡餐。當Bartender給我們上菜時,她問說餐是給誰的,我說是HT的,她略代戲謔的口吻說:我應該吃多點,我這麼瘦。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回答說: I wanna be skinnier! HT也發神經的說: Yes, she needs to be thinner。
 
 只見Waitress一臉很不屑的離開。然後, 神智已經接近不清的HT接到好友K的電話,便稍微大聲的談話,Bartender接近我們說: 希望我們能小聲一點,平常在Bar對陌生人不健談講話又小聲的HT,頓了一下後,抓狂似反應:” How can she say that? You’re racist! No tips for you...blah blah”一大串 ,並且指著其他置生事外的客人指控Bartender是種族歧視, 頓時間, 我們這桌變成大家目光焦點。
 
這一鬧,伴隨著而來的就是災難的開始.
 
首先,那個waitress佯裝說她即將下班,送上了帳單。當HT付了帳單後,她便迅速的出現把仍然剩下半桶以上的酒給沒收了。只留下了一句話,上層交代的。
 
當HT吃完餐點後, Bartender迅速的過來把餐盤收走, 也迅雷不急掩耳的把我的未喝完的酒也收走.  她又烙話說是上層指示, 她只是奉命行事.

我們才正式意識到, 我們已經正式被下逐客令. 兩人只好拍拍屁股, 步出Bar. 

步出Bar後, 我和HT說: "I can't believe we're kicked out of a bar!". 因為當時HT仍未清醒, 也沒說什麼. 等到隔天他才知道後悔, 當我把事情一五一十報告給他聽後, 他才百般羞愧.整個禮拜天都很upset. 當天也戒了一天酒, 然後還定了"避免超喝防止計畫", 也乖乖的遵守了一個禮拜. 他嘴裡一邊說反正本來也不想再去J&H Bar了, 但是眼裡還是不避免的露出那小小遺憾. 


雖然我也不算直接被拒, 但是夫妻本是同林鳥, 既然HT都被放入黑名單了, 我想我也不能厚臉皮還自己上門去吧.

Goodbye, J& H!  


(註一) 隔天HT清醒後, 我好奇的問說Bar可以這樣趕客人噢, 他說可以. 這裡的Bar可以按情況拒賣酒給客人, 不作他們的生意. 所以大家飲酒要適量呀!
創作者介紹

女工程師的美加生活手札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