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俗諺說的好,You can take the girl out of the country, but you can’t take the country out of the girl. 

就算把我送到五光十色, 人文薈萃的大蘋果紐約, 我仍然不會遺忘自己小小的興趣之一- 參加技術研討會.

雖然不是很願意公開承認本質上有某種程度geek的因子, 在大部分人可能會直接睡著的技術研討會裡, 我常常聽到感動的內心澎湃、熱血沸騰不說, 如果演講者又是技術能力強並且表達能力一等一時, 身體不自覺如催眠般的對於演講者的論點一一點頭如搗蒜, 並很迅速的對演講者建立起短暫的崇拜。
在這段和演講者共享的長至2小時的時間裡, 除了自己沉浸在某種像是參加秘密組織的榮譽感,參雜某種難以言喻的成就感,對參與這個盛會有即將滿載而歸的期待。但期待通常是個錯覺, 很多時候熱情亢奮維持不到幾天就又退卻下來,直到風平浪靜。每次聽完精采的技術研討會完後, 興奮的心情和讀完一本精采絕倫的好書差不多, 被激發或啟發的程度因演講者和主題而異,但是由經驗法則得知保鮮期只有一個禮拜左右,一個禮拜後,有如船過水無痕,忘的一乾二淨是稀鬆平常之事(註一)。即便如此,我仍舊屢戰屢敗,試圖在似乎沒有出口的工作循環裡,投入那個可以給我有著一點點希望與抽離的場所。

在紐約市參與的第一個技術研討會,是透過同事SB介紹而加入的Java User Group NYC的例行聚會。

我還猶記得當時舉行的場所仍然在Sun Microsystem位於Grand Central station附近的豪華大樓,我們一行三人,先在公司附近喝一杯後,徒步從32街&7th avenue,冒著大雨,走到42街&park avenue(註二)。  我記得當天的演講,不是很精彩,但是至少有提供著不錯的伙食。在Sum期間的演講,印象深刻的有Spring Framework的core developer與”Professional Java Development with Spring”的作者Colin Sampaleanu、還有Jeff Barr講如何利用Amazon的Web Service Evangelist賺到可以把正職的工作辭掉。

後來,Google進駐紐約,Jave User Group轉移陣地,移師到位於40~41 街&Broadway的Google辦公室,Google不但提供無限暢飲的酒精飲料,還有好吃的catering food,因為注意力完全被美食與美酒轉移,通常演講還沒開始我已經半醺了,沒有一個演講的深刻程度超過酒精的。

搬到多倫多後,不像一般女生試圖尋找LV或Prada的旗艦店,我默默的在Google輸入了Java User Group Toronto的關鍵字,沒想到還真的被我找到 !當然二話不說,馬上註冊參加會員。上禮拜收到他們三月份的聚會通知電郵,時間在這個禮拜三,主題是The "Do's and Don'ts" of Hibernate.。

當天多倫多天氣惡劣,我仍然冒著大風雪,秉持風雨無阻的心情,下班後直奔位於downtown的聚會地點。

歷時2小時的seminar,比我預期中的精彩許多,算是好一陣子以來聽到最精彩的技術演講。出席者至少有60~70人,雖然不如紐約市的Java User Group有無限暢飲的酒精飲料與精美伙食(註三),演講者振振有詞、臨危不亂的台風與對演講主題札實的功力,以至於和一堆志同道合的人一同分享資訊的參與感,讓我覺得不虛此行。

然而,仔細觀察這個自己第一場在多倫多的技術研討會,仍然有著幾個北美技術聚會的共通點:

女性是少數民族
只要是技術研討會或是和IT相關的聚會,出席女性的數目通常都是兩隻手指就數得完-有時候一隻手就可數完。這次Toronto Java User Group的聚會,有7名女性,不是我特別要算,只要稍微環顧四周就可以得到這個數目。通常在這種男性環繞的主場,我常常有著自己也是其中一份子的短暫性別倒置或是轉移的錯亂。

種族分配明顯
在美東的IT聚會,種族分配異常明顯。女性的話,只有三類,華人,印度人或是東歐面孔(Russian、Ukrainian、Romainian.. 等)。除了工作人員外,從來沒有本地女性American或是Canadian會參與,似乎會場外有著”本地女性止步”的招牌,以至於本地女性不願跨過城池一步。
男生的話,本地會有約一半,剩下的另一半則類似女性族群的分配,會有華人、印度人或是東歐人。當天演講者,聽口音應該是歐洲人,哪一國不是很確定。有一點稍微明顯的差別是多倫多因為華人比較多,華人男生比例比紐約多一點,還有印度人很少,和紐約一大堆印度人成明顯對比。

稱職的角色扮演

參與研討會的人,一般來講有四種:

  • -無禮找碴者-俗稱倚老賣老者。為反對而反對,通常是固執己見、講話不修飾、句句話都是想挑起爭端。
  • -高傲找碴者-俗稱神童。這類人,通常也喜歡吐槽演講者,喜愛坐在場子最後方。但不同於倚老賣老者是比較情緒性的發言,神童會以連串理論作為攻擊,只要演講者講的稍微有一點不符合他的認知,馬上發出連串聽起來有如從教科書出來的發言作為攻擊,直到演講者變臉或是贊同他為止。
  • -有秩序的發言討論者。這類人其實是演講者的最愛,他們的發言總是在尺度內,和演講內容有關,或是和主題相關,發言內容溫和而不咄咄逼人。這類人,在北美大概有出10~15%左右,在台灣的話大概是一隻手數得完。
  • -安靜出席者,俗稱隱形人。基本上只想出席吸取新知,不願意發言或和演講者有溝通。是我隱身其中的角色。
這次Toronto Java User Group的聚會,一個也不少的完全符合以上的條件。

有一個留著絡腮鬍、戴著牛仔帽、帶著不大容易了解的西班牙或是墨西哥腔英文的大叔,三不五時對演講者發出對我來講很無禮的攻擊。然後,講話如連珠炮的神童也在場,當演講者講出與他認知不合的言論,馬上耳後方出現以如機關槍似、毫無換氣的回答堵住演講者(註四)。友善、有限度提問的人也不少,試圖和演講者尋求目前工作專案上遇到的難題。當然,欲求知而不願引起注意的人還是佔大宗。
而整場最好笑的點是因為那個大叔實在是有點過份,最後Q&A時間竟然說他看不出Hinernate有甚麼用途,覺得Hinernate可以作的Oracle都可以作(他好像是Oracle Database的擁護者),還有甚麼DBA不懂Java如何可以設計Table Schema符合Java物件結構等一系列風馬牛不相干的言論。聽到連神童都忍不住轉移攻擊目標和他嗆聲起來。搞得全場哈哈大笑,頗有戲劇效果。


步出會場時仍然是冷風颼颼、大雪紛飛,心理卻是滿滿的。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不論女孩被帶到哪個天涯海角,心理仍然會想著她的家鄉與那個曾經想要有所作為的初衷。

在Toronto與New York City的Java IT Professionals,以下的兩個活動正在呼喚你們:
 
(註一)就像2~3年前讀完"Rich Dad, Poor Dad"後, 一心想要自己開公司避稅, 結果註冊公司的各式表格在我桌上擱置了也不知道多久,反正離開紐約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在台灣讀完" The 4 hour workweek"後,心理也是盤算著各式各樣開公司的想法,這次連公司的名字都想好了,結果到目前為止,尚未有切確行動….

(註二) 不是我們想徒步走,是因為天氣太糟又遇到下班時間,在紐約midtown east根本叫不到計程車!
 
(註三) 這場聚會只提供飲料,但是這個QuestSoft公司還不錯,冰箱內提供員工無限暢飲的蘇打飲料,不像我之前公司還放販賣機賺員工的錢。
 
(註四)這個神童的聲音聽起來約20時幾歲,標準北美英文聽來應是本地人無誤。我幾次試圖回頭找尋他的蹤影,猛一回頭是整遍男生,不好意思停留目光太久,所以錯過他的廬山真面目。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