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體育選手和Hollywood女明星是媒體最愛報導的組合之一,阿格西成為媒體寵兒後,廣為被報導之一是他的花邊。他的名字曾經和大姐大芭芭拉史翠珊連在一起,自傳裡,他承認的只有三段,青梅竹馬的女友Wendi,布魯克雪德斯(Brooke Shield) 和葛拉芙(Steffi Graf)。當然最為注目的是後面兩段。


阿格西和布魯克雪德斯是透過朋友牽線,剛開始布魯克還在南非拍戲,所以兩人一開始是透過傳真機傳情,等到幾周後,布魯克戲拍完回美國,兩人才正式在Los Angels見面。


見面後,兩人相談甚歡,阿格西對布魯克的幽默機智很傾心。


雖然外界不是很看好這段戀情,阿格西有時也覺得兩人是完全不同的個體,但亦不可否認冥冥中註定兩人的緣分。阿格西年輕的時候,有一次朋友Perry指著體育雜誌(Sports Illustrated)和他說,你以後一定會和這個女生交往,她是當今世上最美麗的女生! 那個雜誌的封面不是別人,正是布魯克雪德斯。






交約兩年後, 阿格西身邊的人開始步入家庭,也讓他想到和布魯克的未來,當他和朋友Perry討論是否布魯克是對的人選,Perry認為布魯克是”The one”,他認為兩人能在一起是”Destiny”,他告訴阿格西,”How’re you going to do better than a Princeton-educated supermodel?” (你將如何能找到比Princeton畢業的超模更好的人選?”)。阿格西於是決定求婚。然而,婚後兩人過著聚少離多的日子,布魯克仍想在事業上有所作為,不放棄演出機會,於是兩人分歧日亦增大,最後走上分手一途(註一)。




至於和葛拉芙的戀情,是一段不停錯過的,最後終於尋覓到彼此的過程。


阿格西從來不掩飾對葛拉芙的欣賞,在1991年的法網公開賽就曾送訊息給葛拉芙表達,但葛拉芙沒有回應。在1992年得到溫布頓冠軍後,他最期待的是可以和當年的女子冠軍-葛拉芙在Wimbledon Ball共舞,天不從人願,因故這活動取消,當時他的女友Wendi(註二)調侃他的失落,幸而當晚仍有一個慈善活動,晚會裡,阿格西主動和葛拉芙開口聊天,並提到去年的那個訊息,希望她不要在意,結果葛拉芙只是微笑,沒有回應。





1992 Wimbledon



連續被打槍兩次,阿格西認為葛拉芙對他完全沒興趣,決定放棄。幾年過去了,1999年當他和布魯克的婚姻觸礁,萬念俱灰時,他的教練兼好友Brad鼓勵他,你的新娘在這裡,他指著電視裡葛拉芙和小威廉斯的比賽如是說。當時下一個兩人會一起出席的賽事是Key Biscayne,Brad說他認識葛拉芙的教練,可以安排兩人一起練球。葛拉芙的教練本來不願意,他說葛拉芙很怕生,絕不會答應,但可能是教練本身也相信浪漫,他建議不如你們把打練前時間訂在葛拉芙練球時間之後,但故意提早出現。這項策略奏效,阿格西和葛拉芙打到球,而且練球時,就阿格西所言,他自己不知哪來的勇氣,很無恥的一開始就把上衣脫掉,但因此也得到葛拉芙又瞧了他第二眼。練完球後,兩人簡單交談了一會,葛拉芙和他道謝後就告別。





之後的兩天,阿格西和軍師團討論的話題都離不開葛拉芙,彷彿她是阿格西下一場要對戰的對手似的,熱烈的討論如何進行下一步。最後決定以匿名方式送了一大把玫瑰花裡面夾有阿格西屬名的卡片到葛拉芙房間。花送出後,每天阿格西都在等電話鈴響,可惜天不從人願,每天都落空,後來阿格西決定在葛拉芙完成第一天賽事後,主動出擊。當天阿格西還買通船長(比賽的地點須要坐船),通報葛拉芙上船的時間,然後精打細算她回房間的時間,才打出電話,這次葛拉芙接起電話。


阿格西詢問葛拉芙是否有收到花

葛拉芙說: 有, 然後接著說: 我不想讓你誤會, 我有男友, 他目前在這裡。

阿格西回說: OK. 我了解.

一陣沉默後, 兩人互相祝福賽事順利,就結束了對話。


打這通電話前,阿格西和朋友們沙盤演練無數種狀況,但是沒有預期到葛拉芙有這樣的答案。朋友們安慰他,葛拉芙的回應並沒有把路封死,更何況她可能還不知道你已經離婚,當時阿格西和布魯克離婚的消息還沒有見報。


阿格西耐心等到新聞披露,同時間仍南征北討繼續比賽。期間參加了完成他金滿貫的1999年法網,無巧不成書,當年的女子法網冠軍不是別人正是葛拉芙。好友Brad說,你們兩註定最後要在一起。 在飛往溫布頓的飛機上,阿格西想起葛拉芙的生日將到,搞不好兩人會在溫布頓上遇到,當場就地取材,作了一張生日卡。結果真的在練習場遇到,兩人互道法網的勝利,葛拉芙說:我真的很替你高興,看電視轉播時,我幾乎快落淚。


然後,阿格西把卡片拿給葛拉芙,葛拉芙看了卡片,看似感動狀問,道謝後,快步離開。


隔天又在練習場遇到,但是當天有太多媒體,葛拉芙和他要了電話說之後再和他聯絡,於是乎阿格西又開始等電話鈴響的日子,雖然溫布頓在幾天就要開始了,他無法入眠,終於幾天後葛拉芙來電了,阿格西開宗明義就說出自己對她的感覺,希望葛拉格可以給他機會,至少給機會多認識他一點,葛拉芙說: 不行,我有男友。

那個男友就是媒體上報導過的德國賽車選手, 當時兩人已經交往六年。


阿格西早知道有這號人物存在,他想破頭要如何回答,說:六年是很久的時間。

葛拉芙回說: 對。 

阿格西繼續說:以我的親身經驗,感情如果不前進,只有後退。

對話那頭的葛拉芙沒有辯解,阿格西進一步提出吃飯、喝咖啡邀約,但葛拉芙拒絕在當地會面,最後,阿格西說,不然這樣,下次我倆都會在San Francisco(註三)比賽,到時我們在那見面好了。


沒想到葛拉芙說,這倒是有可能。葛拉芙給了阿格西手機,相約比賽結束前聯絡。




後來兩人又因故錯過彼此電話,最後兩人第一次約會是在San Diego。之後,兩人分在不同地方比賽,藉由電話連線開始更進一步了解彼此。接著有一天,葛拉芙來電說她需要回德國處理一些事情,阿格西知道她指的是她將與男友分手。當葛拉芙從德國回美國時,她和阿格西相約於1999年US Open見面,葛拉芙也在US Open賽前公布即將退休的消息。阿格西幾場比賽,葛拉芙也在場,但是身性害羞的她躲在上層看球,仍然躲不過眼尖的媒體捕捉,不知是不是有球后在場加持,阿格西順利拿到當年的US Open冠軍。


US Open賽後,葛拉芙和阿格西到Vegas的家玩,這算是兩人的第三次約會,本來葛拉芙只是短暫拜訪,但是周末變成一周,一周變成一個月,兩人的第三次約會不曾結束。


2001年葛拉芙懷孕,兩人計畫結婚,他們決定一切從簡,沒有繁文縟節、沒有喜宴、沒有鑽戒,在葛拉芙生產前三天,在兩人的媽媽見證下,請了法官到家裡,在家裡完全成了結婚儀式。








身為網球迷,Open這本書讀後有很多的感觸與感動,促使自己把部分的故事或印象深刻的點記錄下來,於是有了這系列文章,希望不會透露太多,尚未看過書的人可藉此一窺大綱,想看故事細節的當然還是要買書支持阿格西。


註一)

有一個小插曲,關於影集Friends,布魯克曾經客串過Friends裡面一集,演跟蹤Joey的瘋狂女子,劇裡布魯克需要當場舔Joey的手,當時阿格西是在場看著拍攝,但是無法忍受自己的女友在公然下要舔另一個男人的手,當場翻臉走人。


註二) 就阿格西所描述,當時Wendi一點也不吃醋,還提醒他他們之間的關係是Open Relationship,兩人都只有21歲,本可追求其他人。


註三) 第一次聊天時,阿格西曾問葛拉芙哪裡是她最喜歡的城市,葛拉芙說New York和San Francisco 。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