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的網球迷,絕對不可能錯過1995年這隻Agassi和Sampras在紐約街頭打起網球的Nike經典廣告。


不論是否是媒體、廣告商的炒作,不可否認,兩位球王的對決,著實讓當時的男網球賽精采許多,以至後來男網一直在追尋類似Agassi-Sampras rivalry(註一),阿格西在書裡也對兩人這段瑜亮情節有所描述。


Agassi早在和Sampras開始比賽時就看過Sampras,當時他和他的經理人只給了一句評語,”這個傢伙的網球生涯只有一年。”,沒想到之後再遇到Sampras,他判若兩人,不但技術日趨成熟,也愈有大將之風。



年輕的歲月


Agassi對戰Sampras紀錄,34場球裡14勝20敗,其中包含五次的大滿貫決賽-1勝4敗,Sampras明顯占了上風,但因為球場上球風迥異(底線vs.發球上網)、私底個性也是南轅北轍(隨興vs.謹慎),這樣的對比不但讓球賽可看性增加,新聞性、吸睛率皆為當時所有球賽之冠。而在所有和Sampras對決的比賽裡,對Agassi有最重要影響的是1995年的US Open決賽,當年Agassi私底下正執行他”Summer of Revenge”(夏天的復仇)計畫,1995年的夏天,Agassi連贏了26場比賽,直到這場和Sampras的對決才踢到鐵板。而這場比賽留下的傷痕,比起之前輸給Sampras和Courier的更深,Agassi自己比喻有如一箭穿心之痛。這個傷口每天都像新的傷口,沒有復原的跡象,Agassi甚至已經沮喪到想以退休來逃避。


私底下,兩人也有所接觸(註一),Agassi曾經邀請Sampras去看當時女友Brooke Sheilds在百老匯Eugene O’Neill Theater的舞台劇Grease,就Agassi的描述,當時是Sampras第一次看百老匯,Sampras似乎不是很喜歡舞台劇,整場表演中坐立難安,不時看錶似乎很想表演早點結束,後來Sampras和Agassi說他要結婚時,他的對象竟然是個演員,Agassi心裡不禁莞爾一笑。另外,書中Agassi不時提到兩人個性上的差異,比如有一次和Sampras一起的訪問,他覺得Sampras有如鸚鵡般,總是答著訪者者想聽的答案。還有一次Agassi和朋友們去酒吧裡遇到Sampras和他的朋友,Sampras一群人先行離開,Agassi和朋友打起賭猜Sampras給bus boy的小費有多少(當時Sampras以經是球王了),Agassi的朋友說頂多美金5元,後來Agassi的朋友跑去問Bus boy,答案揭曉是美金一元,而且Sampras還和Bus Boy說:務必確認這一塊美金交到幫我把車開出來的人手上,Agassi認為這件事情上也彰顯出兩人的差異。






2003年Sampras宣布US Open之後將退休的消息,Agassi回想起兩人間的競爭在他職業網球生涯上的影響,輸給Sampras固然曾帶給他巨大的痛苦,但和Sampras的競爭也增強他的抗壓力,想到Sampras退休後,自己變成當時唯一仍在網壇的美國大滿貫得主, 突然間Agassi寂寞感上心頭,兩人惺惺相惜的情感也稍可窺見。



後生晚輩

Agassi和Federer有幾次對戰經驗,有輸有贏,2005年的US Open決賽,35歲的Agassi遇上23歲的Federer,這場比賽讓Agassi對Federer多所讚美,他甚至替新一代需要和Federer競爭的球員感到遺憾,比賽後他和記者說:”一般人都有弱點,但是Federer沒有”。


2005年Agassi在Montreal 決賽遇到當時大家都在談論的Rafael Nadal,這場賽中他無法打敗Nadal, Agassi說他從來沒有看過任何人能像Nadal一樣在網球場上的移動。


低潮時曾藉由毒品逃避

1996~1997年(或許可說是1995年輸給Sampras後),是阿格西開始的網球生涯上另一個低潮,同時他的生活上也遇到諸多困難(好友的女兒在醫院、自己和Brooke的婚事..等),1997年開始他斷斷續續藉著使用毒品(Crystal meth)逃避,後來在驗尿時被ATP查出,但是當時他並沒有勇氣承認,回信找藉口否認,後來ATP也接受他的解釋,撤銷它的用毒紀錄。


這項曾用毒的過程,在書中披露後,似乎成為眾矢之的,喧賓奪主的成為這本自傳的新聞點,阿格西還為此上節目道歉,我覺得當然是有點吃驚,然而Agassi有勇氣公開,讓人更能體驗他當時承受的壓力與內心的脆落,行為本身當然是不可取,但可以作為新球員的前車之鑑其實不需過多苛責。



1995年夏天的復仇
這件事始於德國球員Becker在95年溫布頓賽後,在媒體上公開批評阿格西,說Wimbldon和大部分的ATP賽事都給阿格西特權,Wimbledon為了讓阿格西的賽事可以再中央球場不公平的調整其他比賽,他同時也批評阿格西自恃為媒體寵兒而不和其他球員打交道,阿格西和他的教練看到Becker的言論,同仇敵愾,他們認為Becker的言論是正式宣戰,決定奮發圖強,在比賽裡給Becker好看,於是乎,1995年的夏天,Agassi開始贏得一連串的比賽,就為了在比賽裡可以痛宰Becker,而1995年US Open的Semi-Final,Agassi得到和Becker對決的機會,比賽前,Agassi還要求保全把兩人分開,不然自己會想把忍不住痛宰Becker。最後Agassi打敗了Becker,完成了復仇任務。


這也再次證明每場比賽的背後,有很多恩怨是球迷所不知的。



生命中的關鍵人物

阿格西的自傳裡大篇幅的描述對他生命影響很大的三個人,一個是他的父親,一個是他的體能教練,另一個則是目前老婆。父親是在Iran出生長大的美國人,曾經是奧運選手與拳擊手,一心想把他的孩子訓練成網球手,在阿格西的哥哥姐姐皆無法達到他的要求後,他把所有的希望放到阿格西身上,他自己把家裡後院建成網球場,自己建了一個龍頭發球機,要求小阿格西每天打2500球,他認為每年打超過1百萬球的小孩,將來是無法被打敗的。脾氣暴躁的父親,亦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感情,總是以批評代替鼓勵,當阿格西第一次得到大滿貫冠軍時,興奮的打電話回去和父親報喜時,父親第一句話說的是你第四盤不應該輸的,阿格西說:老爸,至少我贏得了第五盤呀。結果電話那頭沒有回應,取而代之聽到的是父親的啜泣聲。當下阿格西知道父親是以他為榮的,只是無法直接的表達自己的情感。


因為自己的父親不善表達情感,阿格西把他的體能教練Gil Reyes當成第二個父親。Gil是從中南美來的移民(書中沒講是哪國),有三個女兒膝下無子,在和阿格西認識後,兩人一見如故,從一開始就建立很強的聯繫,Gil陪阿格西走過他人生/網壇上的高低潮,當了阿格西17年的體能教練直到Agassi退休為止, 為了紀念這份情誼,阿格西把兒子的middle name取為Gil 來紀念兩人的父子情。



至於另一個重要的人,是眾皆知的球后-葛拉夫,葛拉夫對阿格西只有助力與支持。私下的Graf害羞話不多話,讓阿格西想到自己的母親,Graf給予阿格西無限的支持與愛,讓阿格西找到生命的重心亦開始可以專心打球,找回事業的第二春。




註一: Agassi和Sampras的私交應該比起其他球員好,因為書裡他提到Sampras多是稱Sampras的名字Pete,但是像其他對手多是以姓相稱,ex: Courier, Becker, Connors, McEnroe..etc.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
  • 妳的 blog 是我看過的華文 blog 裡面,最有意義的一個了。可能是因為我正在異鄉(歐洲)找工作,不是很順利,而且感覺有點孤單,今天就當放自己一天假,在網海裡打轉,然後發現了你的文章們,閱讀之後,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鼓勵。

    想說聲謝謝,妳寫的文章都很好看 :)

  • 謝謝你噢. 祝福你找工作能順利~

    nycEngDiary 於 2010/11/25 08: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