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處在溫室中的花朵,離開溫室後,還能生存多久?
                                 
 
轉眼間,在這份看似光鮮亮麗,本質上和公家機關相差無幾的公司已經待了九個月,心情反反覆覆,處於感恩與感嘆的交錯中。感恩,當聽到好幾個和自己差不多時間到多倫多的移民無法找到符合他們自己在本國的工作,而對於我短時間內找到對他們來說非常好的工作透露出一絲絲羨慕表情時;感嘆,出現於夜深人靜或是每天早上掙扎要去上班時,出國明明是為了要和世界最頂尖的人工作,而目前工作環境却充斥著為了生活而工作的人。
 
在這對時間內,和多位處於這個環境中人的對話,有志一同的,最常從這些人口中聽到的話就是:You’re still young! You can….. (你還年輕,你還能….)
 
處於狹小cubicle中的成員之一, 平常因為進出公司的時間不同,聊天機會不多的的IX,有一次在其它人都去上課時,彼此聊到關於工作與生活。本從大陸天津出生,在加拿大已經待了10年以上、在本公司擔了8年的的IX,在我劈哩啪啦的和她分享我這幾個月對這份工作與環境的領悟後,IX語重心長的和我說:”You’re still young(你還年輕)。 我可以看到你的潛能,你很幸運可以先作到這個專案(我目前負責的案子),先累積幾年,之後你一定能成為project manager或是其它主管。” IX一方面鼓勵我,一方面亦闡釋自己寧願多花時間在家庭而非工作。
 
青少年時期從斯里蘭卡來的CM,有兩個尚未成年的兒子,和其它cubicle mate相較來,CM是和我稍微有點私交的。 在多次和CM談及關於工作、生活上的困惑,已經在公司待了十年的的CM多次以:You’re still young …的論述,來回應我的問題。其實我目測應該不過40的她認為我仍年輕,如果想到其它地方生活,應該現在就開始規劃,仍然有機會改變;同時間隱喻著CM她自己認為無法改變現狀的原因是自己已年歲過高且有小孩。


幾個禮拜前,和兩個從台灣來的移民,身處於同一個大部門,但是不同分支的同事吃飯。兩位已經在加拿大待了6~8年的台灣人,被加拿大安穩、緩慢的步調同化,對於我不停的把多倫多與目前的公司vs紐約與前一個公司比較的態度,諸多攻防。 平心而論,自己其實並不是為了批評而批評,比較是用旁觀者的角度來分析,不過就之前文章中提過的論述,台灣移民對自己所待的地方有超乎常人的強烈擁護感,兩人對我對目前公司的無效率或是加拿大對於美國強烈的依賴的論述都有諸多防衛,好像我批評加拿大或是自己的公司,會讓他們的自尊心受損般般。看到他們的反應後,見怪不怪的,很快的我作出應有的調整,轉到其它話題,比方他們個人的生涯規劃。在一番討論後,之中的一位又吐出了黃金語錄:
你還年輕(You’re still young..),要看你自己想要追求的是甚麼?你剛到加拿大,應該是要追求穩定(Stable)吧?
完全無遲疑,我說:我不要追求安穩!
              
來自波蘭的移民E,對於目前環境諸多不滿,已經多次和我抱怨關於環境的不夠啟發與開創性,他說如果他還在我這個年紀,他一定會離開作其它事。我和他說,雖然目前這個工作不能滿足我們的理想,但是仍可以利用時間充實自己,因為下次的機會甚麼時間會來,我們並不知道。我亦鼓勵他去追求自己想作的,然而E卻面露難色的透露因為兩年後就可以正式退休,為了拿到退休金與完善退休福利而無法放棄目前工作的苦衷。(註一)
 
今天,又和幾個女同事聊到關於工作。在公司待了10年以上的IF,是個加拿出生的CBC,除了廣東省的方言(不是粵語)完全不會講國語的第二代移民。在我一番對目前工作的得失分析後,IF又有再度吐出:”You’re still young ..” 的標準回答。 她認為我必須要有計劃,慢慢培養自己,不一定要透過工作達到目標,這段時間內可以自己去上課,充實自己。她也語重心長的說目前這個工作一旦不小心,可能在一待就會是10年以上,千萬要謹慎。
 
上面所提到的人物,不論是IX、CM、台灣同鄉們、E、或是IF,除了E是年過50外,其它的人頂多30歲底、40歲初,這個年紀本當是大展拳腳、發揮長才之時,但眾人卻紛紛對已經對30出頭的我,祭出”你還年輕的….”的論述,也透過對他們的前途半放棄或是無奈、無法改變的態度。
 
可能我自己還沒有小孩,總覺得有家庭與小孩,並不能當成無法完成自己理想的擋箭牌,雖然這個社會對年紀的歧視根深蒂固-對年紀稍大仍無法達到世俗成功定義的人有某種程度的看不起,但是我仍認為只要仍有心,不放棄,還是比勉強於不喜歡的環境中,苟延殘喘有價值。
 
以前,暗地裡總覺得30歲過後是個充滿無奈與妥協的年紀,喪失了2字頭的任性權利。等到真正跨過30歲的鴻溝後,體驗到兩者差別其實不是很大,凡事仍是操之在己。年齡,反而比較像是人們附加給自己的壓力與枷鎖,壓力如覺得在某個年紀後需成就些甚麼,自綑的枷鎖比如:認為自己不年輕了, 甚麼事不能作、某些理想不能成真了…..
 
真的是這樣嗎? 至少我目前還不願意妥協。
 
其實我深知自己也不年輕了,但是我仍願意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就算永遠沒有達到的一天,至少每天我還擁有那一絲絲的希望…
 
等到離開溫室的那一天來臨,我自信不會被寒風刺骨而退縮,不會因為筋骨老舊而不願挑戰自己。等那天來臨,我必能挺直腰幹,逆風而行!
 
 
 
(註一) 老實講,我覺得E目前的處境和E本身的年紀無關。個性與本質使然,Most people think they’re better than they’re actually are. 一昧抱怨卻無法證實或是作出他們自己口中或腦中的想法,其實他們自己知道自己極限卻無法面對或是補強反而是最可惜之處。
創作者介紹

女工程師的美加生活手札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