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上班時的酒伴二號P,因工作剛出差到NYC,藉著兩地無時差之於,昨晚便電聯聊天,離上次兩人聯絡有蠻長一段時間,天南地北互相更新最新資訊,突然到後來他問到:”你上次提到的那個blog如何了?”,嚥了一口水,於千萬分之一秒的停頓後吐露真言:”我已經對blogging退燒了,最近沒甚麼在寫。上個月才寫了一篇。”


根本也看不懂中文的酒友二號,緊迫盯人的問說:”為.什.麼…?”


”一方面可能剛放完假,有點懶得動筆。另一方面是突然有一種:”誰在意你在寫甚麼、誰在意你的意見”的念頭”,我解釋著。


頗會鼓勵人的P說:”你不能這樣想呀! 這是過太消極的想法…你應該要繼續寫..”


我緊接著說:”我知道,這是負面思考,我得屏除這種念頭才行…”,然後趕緊轉換話題。


如以上對話顯示,最近對於提筆寫點東西這回事,沒有很大熱情。偶爾有幾個想分享的題材,都在沒有動力的驅使下胎死腹中。我想P所言一針見血,我的藉口過於負面,其實我深知寫blog若只是要引人注意的話,絕對無法持續下去,而必須把它當成一種興趣、一種習慣、一種與人交流、一種記錄人生的方式,這樣才有可能細水長流。


和認識多年的老友LC提到對blogging退燒的狀況,平常不常上網,也很少逛部落格,目前仍排斥使用MSN的LC提問:你那個blog到底大部分是誰在看呀? 應該要有類似出國念書、生活經驗的人,才會比較有共鳴吧。


LC的問題是十足有正當性的,可惜答案我也不知道。我和她說其實我不清楚到底是誰在看我的blog,根據Yahoo 站長工具的分析,一半以上的人還是來自台灣,北美有20~30%,其它就是散播世界各地的台灣人吧。


其實,哪裡的人來看我的blog其實也不是那麼重要,因為我自己常上的blog也是五花八門,不一定是侷限在某個生活環境或是地點,而且我常覺得很多東西表現上看起來不同,但是人內心的情感或經驗是可以相通相連的,比方對人生的徬徨、對愛情的不確定、對職場生涯的領悟、對美食美酒的迷戀..等,這些東西,不論在哪,都無法完全屏除在外。(好啦!美酒這項可能不是所有人都有的)。


也因為有這樣的認知,會讓我很想把某個想法轉化成文字,放到瓶中投到Internet的汪洋裡,如果有人剛好撈起來我這瓶,讀完裡面的信條,沒有立刻丟掉或氣得摔瓶子,反而對於我的經驗有一點點的共鳴,更有甚者丟了個回條給我,那種被了解的感動是很難抹滅的。


寫這麼多,完全文不對題,重要的事項是在我幾乎要對blogging失去熱情的時候,今天竟然發現本格入圍了部落格觀察的藍眼觀注,因為藍眼觀注是採提名制,不需要自己報名,所以被主動提名十足是天下掉下來的小驚喜,著實有被鼓勵到,難怪各大專業都需要設立獎項,入圍就是肯定,得獎更是榮耀。



藍眼觀注投票者必須要是本身有部落格並且有在部落格觀察註冊者,如果你剛好有這兩個身分,亦不吝於給本站一點鼓勵的話,請到以下網址投票:


藍眼觀注入圍名單(至11月23日止)


編號:6號





一人可投5票,若其它入圍者也是你喜歡的格,別忘表達你的鼓勵。


不知道甚麼是藍眼觀注者,請按這裡.


創作者介紹

女工程師的美加生活手札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