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異國髮廊汪洋中隨波逐流了3年多,找不到可以停泊的港口。
 
黑暗迷霧中的一線曙光,出現在搬到曼哈頓後。
 
抱著在這個人文薈萃的小島應能找到適合髮廊的信念,從週遭身邊朋友、同事與網路上同步下手,斷斷續續的找了一陣子,一直到有一天在Fashionguide 討論區中看到關於紐約髮廊的訊息為止。
 
記憶中大部分的於Fashionguide的留言是推薦位於New Jersey、Flushing的香港或是大陸髮廊,之前中、港髮廊不好經驗讓我對這些髮廊退避三舍,當中引起我注意的訊息是位於東村的一家日本髮廊(Hairmates),留言亦附帶髮型師的名字,更增加我的興趣(註一)。
 
在貿然作決定前,照例請示Google先。花了一點時間後才找到Hairmates網站(註二),網站給我的感覺挺不錯,Hairmates的本店在日本,在紐約分別在中城和東村有兩家分店,剪髮價格比中、港、韓髮廊偏高,但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剪40~55,洗另外算,其它請參考網站),前版的網站上還可以看到設計師的照片,髮型師蠻面善的,綜合多項評斷標準,覺得可以一試。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決定先嘗試剪髮,在藉機探問離子燙。
 
於是乎,預約了某個周末去剪髮。日本人作事總是規規矩矩,按部就班,Hairmates的設計師、櫃台小姐、助手也不例外.。到了後,說了我的名字與預約時間,櫃檯小姐便客氣的打招呼幫我掛衣服、拿雜誌,然後急忙的小碎步跑到設計師耳邊示意客人已來到,當時還在幫其他客人剪頭髮的設計師,便轉頭向我微笑示意。設計師Tammy是個年約20幾歲的成穩女生,她的短髮陪襯日本人皆有的白皮膚,有一種不具侵略性的利落感,猛一看會覺得她的日本味不是很重,但是稍微近距離觀察,又處處可以發現濃厚的日本人獨有的氣味(抹嘴微笑、虎牙等)。

Tammy在紐約有好一陣子,而且髮廊位處hipsters群聚的East Village (東村) 、又靠近NYU,不少外國人光顧,因此英文溝通對她來講沒有大礙。稍微寒暄後,和她溝通想剪的樣子(千篇一律的是低層次、打薄、減兩吋左右),她點頭表示了解,然後便開始修剪頭髮,我覺得她的技法扎實、且經驗應該很豐富,期間當然也開始問關於離子燙的細節,她說她們有在作,而且還蠻多客人上們要求作離子燙(這是加分,因為代表經驗多),可能因為看到我對離子燙興趣盎然,她說如果我要作可以打折,然後又有聊到關於護髮(因為之前在髮滔社作離子燙,會一直推銷離子燙加焗油),在我提問後,她也推薦他們護髮產品,不過整個聊天的感覺是很舒服,完全沒有置入性行銷的感覺。最後剪出來的髮型我也蠻喜歡的,離開店面幾乎已把Harmates鎖定為下次離子燙的地點。

後來也不記得是多久後,我第一次去Hairmates作離子燙。當時是Tammy和另一個日本女助手一起幫我拉髮,過程久,但是兩人皆很謹慎,幾乎沒有燙到頭皮,期間Tammy也有一起來幫忙拉了半邊頭髮,同時我也作了護髮,Hairmates的護髮超好的,護完後頭髮柔順的不像話,是我至今仍然念念不忘的,從那次後我幾乎每隔2~3個月就會去修髮、護髮,一直到我搬離紐約為止。

另一個我喜歡到Hairmates的原因是到語言不同的髮廊, 完全不用因為沒話題聊而尷尬,而且日本人又超級客氣,你不想講話,完全不會煩妳或有讓人不舒服的態度。

除了Tammy之外,Hairmates的另一個設計師Makoto也不錯。Makoto是很標準嬌瘦的日本潮男,講話講到激動或好笑時不時扭曲身體(我發現很多日本男生會這樣耶),有一次我去弄離子燙時,Makoto充當Tammy的助手(註三),一手包辦洗髮與拉髮,他洗頭髮非常的仔細,幾乎是90度彎腰必恭必敬的在洗,拉頭髮時亦是非常認真。 有一次剛好Tammy回日本, 櫃台小姐說Tammy本人推薦Makoto,既然Tammy欽點,我想說就試試吧。一去才發現Makoto是之前那個助手,原來他本身也是設計師,整個剪髮與護髮的過程和結果皆讓人滿意。 那次經驗後,我本來想說讓Makoto剪也不錯,但是怕若去找Makoto剪髮而遇到Tammy會不好意思,而打消念頭。(在Seinfeld有一集Barbershop有類似情節。)

我要離開紐約最後一次去Hairmates時,Tammy提到她和當時的新婚老公(也是Hairmates的髮型師)準備自己自立門戶,在Union Square附近開髮廊店。這個夢至今似乎尚未付諸實踐,今年10月時本要到紐約訪友順道要排離子燙行程,當時Tammy仍然還在Hairemates。  
有興趣到Hairmates剪髮者,資訊如下:

Hairmates
http://www.hairmates-ny.com/downtowne.html
212-777-4612
髮型師: Tammy , Makoto
13 3rd Ave. New York,NY 100003
PS. Hairmates只收現金,要去之前別忘先提錢
 

Toronto的日本髮廊
因為日前日本髮廊愉快的經驗,到了多倫多後,也開始尋找日本髮廊。
 
在多倫多人生地不熟,只能求助網路 (HT之前都是去中國城12塊錢包剪洗)。
 
這次在網路上找到日文的Yellow Page,循線找到兩家有網站的日本髮廊。
 
 
Studio T
 
Studio T位於有J-Town之稱的郊區Mall裡。對於沒有車的我們算是非常不方便,當時抱著去看看J-Town是怎樣的心態,Studio T雀屏中選,找了一天禮拜六,兩人坐地鐵轉Bus到了Studio T。
 
主設計師兼老闆Taro是CBJ (Canadian Born Japanese),英文、日文皆是母語,所以語言完全沒問題。他本人很健談(網站有照片),因為是小髮廊,所以兩個設計師都是自己要洗頭髮、剪頭髮、吹頭髮,整體來講服務不錯剪的也算讓人滿意(HT後來自己再去過第二次)。但是他們的離子燙非常貴,開價400~500加幣,Taro說這樣的定價是因為外國髮廊都是要價1000+而且工時長,當時加幣對美金是1比1,換算成台幣真的是高價,當下就卻步了,但是想到後來到韓國髮廊被弄成米粉頭,或許選擇Studio T會是比較好的結果?!
 
雖然Studio T算是不錯的選擇,但是離市區太遠,想說要找一個交通比較方便的髮廊,便去看了之前另一個日本髮廊的網站,沒想細一看才發現這家髮廊竟然近在眼前-位於我目前公司對面一個block、走路不到2分鐘的路程,那個地點幾個月來我不知道經過多少次,從來都沒有發現這個髮廊,連一次也沒有。
 
帶著有點像是發現某個小秘密的喜悅,馬上決定要去試試。
 
Hair Happiness
 
幾天後,在網上預約沒多久,髮廊的設計師Kei馬上打電話來確認,但是我本來選擇的資深設計師已經回日本了,只剩她自己和另一個男的設計師,Kei說因為我選男的,她就把我分配給男的設計師,雖有點遲疑,怕成為是試驗品,但在Kei推薦後,想說就試試吧。
 
下班後,走到Hair Happiness,發現她原來位於一個酒吧的樓上,而且因為該酒吧有Patio,髮廊入口在patio內,所以如果走在同一邊很難看到,走在另一邊也需要抬頭才看的見招牌。
 
類似Studio T,Hair Happiness 也是只有兩個設計師,沒有助手,空間一樣不大,可容納約4個座椅,當天我去的時候,只有我一個客人,一開始小空間裡的空氣有點凝結,不過設計師Takebe自己還蠻大方的,隨著開始聊天,氣氛也稍微變好,唯一的問題是他才剛到多倫多幾個月,所以英文很不流轉,不時需要Kei幫忙翻譯。
 
我覺得日本男生很好玩,遇到聽不懂的東西,Takebe會自己以日文自言自語:
 
“Eh… “開頭,:然後重複我剛講的話….然後接"日文自言自語...."
 
當我試圖解釋後,如果他聽懂就會表現出豁然開朗的臉,若聽不懂就會匆忙跑去櫃檯拉拉Kei當翻譯,當時覺得或許應該選Kei就好了。
 
反正剪髮中途,這樣的狀況發生了幾次,不過幸好重點有溝通清楚,他幫我上次被韓國髮廊燙壞的部分盡量修掉了一節,髮型也是我想要的,也很認真的幫我把頭髮吹出一個型,他在日本5年工作經驗的技法手藝絕對彌補他語言上的障礙。
 
後來我還推薦HT去剪,那次他選擇Kei,我覺得效果也很不錯。
 
上個月我們兩個一起光顧,我這次指定要Kei剪,本來還怕遇到Takebe尷尬,但是沒想到他已經與妻子搬回日本了,其實我覺得他的決定也對,在日本應該發展空間更多,這裡作的多是亞裔移民的生意,不一定有他們可能預期國際發展舞台的空間。
 
至於目前留守的Kei,她的外型是一眼就能看出從日本來的女生(打扮與長相都是-網站上有照片),她人很好,剪髮技術也不錯,人細心並且健談,當她知道我與這家店竟然是鄰居時,還主動給我折扣。不過這家髮廊不作離子燙,Kei說她老闆的另一家分店有作,但是我還沒打定主意是否値得一試,有興趣者,可以到他們另一個分店的網站看。
 
分店:Atelier-may: http://www.atelier-may.com/
 
 
終於把這三千煩惱絲系列的文章完成了,希望能給有需要的人多一點選擇,剛好有嘗試過這些髮廊的,也別吝於分享自己的經驗,畢竟若能以之前的血淚史換來之後眾生從髮廊叢林的解脫,也讓之前付出的血與淚,留的有點價值吧。
 
(註一)
去陌生髮廊最大的禁忌就是不知道選哪個設計師,通常這個狀況,很容易被指派到一個比較沒有經驗的設計師,成為他/她們的Guinea pig,我已經在台灣遇過多次這種狀況,結果都很慘烈,所以若不知道某個髮廊哪個設計師好,我不會貿然去嘗試。
 
(註二)
之前他們的網站用髮廊名稱+ nyc在google尋找,要到很多頁之後才會出現,有可能是關鍵字下的不好。現在他們網站改版後,已經變成第一筆了。
 
(註三)
根據Tammy所言,Hairmates有與某美髮學校建教合作,所以助手常常在換。除了兩至三次遇到日本助手外,其他都是年輕的外國女生,出乎意料,有幾次都弄得很不錯。有一次是一個外國妹妹幫我拉離子燙,期間完全也沒有臭臉或不耐煩,最後還一直稱讚我頭髮很多拉出來效果很好, 和中港髮廊簡直是差太多了。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飛星小小
  • 我也在為頭髮煩惱,上星期興匆匆跑到一件一般般的髮廊剪(看到價錢ok),結果……齣乎意料的差~!!哎……現在要補救,看到妳的文章,打算到日本的試試,剛剛打電話問,現在做離子直髮要300……開始無語……好貴哦~~怎么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