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韓國髮廊結果不甚愉快,平心而論,他們的服務還行,至少過程中都是和顏善目,茶水雜誌不會少、亦不會讓客人枯等設計師太久、重要的是不會讓客人覺得你是在麻煩他們,比起香港髮廊忽略客人感受,韓國髮廊還算有一點可取之處。
 
現實暨利益取向的香港髮廊
以前在台灣工作時,曾在香港公司工作了幾個月,對於香港人快步調且凡事以自身利益為優先的觀念,有了一定認識。
 
出國後,香港人愛錢的印象屢獲證實,舉凡香港人的餐廳或髮廊,一概是以利益為導向,到香港餐廳用餐,服務生急躁不耐煩的態度,亦給人不甚舒服的感覺,當然感受最深的,首當其衝絕對是需要待上幾個小時以上的香港髮廊。
 
我第一個香港髮廊是透過當時研究所的室友J介紹,位於中國城中心的髮濤社(Hair Toto Group)。這家髮廊當時在紐約市中國城或紐澤西有多家分店,當時的室友是在從小在Brooklyn長大的華裔移民,她推薦的這家店有她自己和她時髦的姐姐掛保證,在沒有其它選擇下,自然變成自己的首選。
 
在我親臨這家店前,和它還有一些其它淵源。因為我當時的北京室友也有一頭毛燥髮,生平沒有用過離子燙的她在我強力推薦與親身展示當時仍是筆直亮麗的頭髮,她也躍躍欲試。有點忘了我們如何選到髮濤社的位於中國城Hester Street的分店,我們找了一個週末一群人到了曼哈頓,她作了離子燙,其它人到中國城與Soho區逛,我記得她付了至少400~450美金以上的高價,當時對於裝扮甚為平實的她,竟然願意為了離子燙而付這樣的代價,有點吃驚,不過結果甚為成功,從本來有點樸實可愛的女孩(她本來頭髮都是扎起來),轉變成一頭飄逸長髮清麗的女子,後來她同時有數位男生追求她,離子燙的成果絕對有其助力。當時隔壁的中國室友看了我們兩個的頭髮後也去弄了離子燙,一屋子六人有三人是筆直長直髮,對於宣揚離子燙成功,自己亦有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的愉悅(註一)。
 
雖然有北京室友成功的前車之鑑,幾個月後我沒有到髮濤社Hester的分店,仍然到J推薦的髮濤社Center Street的分店,由設計師Checkers掌刀。這家店與這位設計師斷斷續續我也去過好幾次,是少數這裡的髮廊我有連續造訪的記錄,有幾次只是剪頭髮,有1~2次離子燙(時間太久遠了,真的記不清楚)。這家店位於車水馬龍的Canal Street 與Center Street交接觸(4元自助餐的旁邊),店裡面的氛圍也完全呼應街道上的繁忙與吵雜,也不知道是廣東話聽起來比較吵,還是真的就是人很多,店裡總是給人鬧哄哄急躁的感覺,這樣的氣氛也完完整整的傳達到客人的身上。
 
設計師Checkers的剪髮技術其實不錯,而且他剪的非常快,因為同時間他都有多位客人要照顧,所以不快不行,第一次我還對他的剪髮技術甚為滿意,但是當我去的次數多了,就開始對他們的服務品質與態度有所不滿。
 
比如:
  1. 雖然他頭髮剪的快,但是之前等他幫其它客人剪的時間很長。
  2. 助手在洗髮時不停的宣揚護髮、購買產品或是加入會員。
  3. 當我詢問染髮時,設計師會不停搧風點我建議我染頭髮,並要我快速作決定。
  4. 有時剪到一半,有熟客到,他還會去幫熟客先剪。
  5. 設計師與拉頭髮的助手皆有抱怨我頭髮很多,要作兩倍的活。助手拉髮時偶而也會有皺眉的表情或是和其它人用廣東話抱怨。
  6. Hair Toto的離子燙價格其實不便宜,我記得含小費可能逼近450美金,而且全程皆是由助手執行,設計師偶而會來看看,但和後來的日本髮廊比起來又貴、效果也沒有比較好,最重要的是他們的服務品質讓我付錢付的很不甘願。
  7. 助手會預期小費。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第一次到Hair Toto 弄離子燙,一路從長島搖到紐約市,到了髮廊時可能快6點了,當時幫我拉頭髮的是個剛加入的中年婆婆,因為是新手整個過程拉長到快5個小時,弄到店都關門了我們才弄完,婆婆還在一旁等小費,我當然是沒有少付她小費。
  8. 離子燙用完的確頗直,但是有點油亮感而非日本髮廊弄出的自然直順感。
 
我記得後來幾次,每次踏出髮濤社之後就會暗許說再也不會來了,然而幾個月後在沒有其他選擇下又乖乖回去報到,這樣的循環一直到我找到位於東村的日本髮廊才正式得到救贖。
 
而在去Hair Toto Group期間,因為對其離子燙的高價與服務不甚滿意,有一次離子燙跳槽到另一家亦位於中國城的香港髮廊,印象中是有一個朋友介紹一個香港設計師,加上離子燙價格比髮濤社便宜200美金(報價250美金),就豁出去一試。結果算是中規中矩,到陌生的中國城髮廊只求頭髮不要被燙壞就好了。拉髮時間香港設計師全讓助手操刀,他只在最後幫我修一下頭髮,所以也無法評論他的手藝。幫我拉頭髮的是中國大陸來的小妹,印象最深的是中途拉到一半她說要去休息一下就走到一邊講手機,拉髮其間偶而露出不耐或很累的表情也沒有少給,最後因為我覺得她的工作量真的比設計師多很多,還是給了她20元小費,我對她拿到時有點吃驚的臉仍有印象,或許她不冀望自己的服務能拿到小費吧。當然這間髮廊後來我再也沒去過了。
 
髮廊的資訊:
髮濤社(Hair Toto Group)
髮型師: Checkers Wai
189 Center Street
New York
Tel: 212-431-1630
 
另一家髮廊因為只去過一次,名字和設計師名字完全忘光光,但是我如果去中國城應可以認的出來,我記得從Canal/Center Street地鐵出口走過去,約五分鐘的腳程。找到一張疑是是那家髮廊的名片資訊如下,
 
新康妮髮型美容中心
Sun Hong Lay Salon Inc.
70 Bayward Street
New York N.Y. 10013
設計師:印象中是叫阿Ken
 
有道是好酒沉甕底,最後一篇再來介紹讓我於紐約髮廊叢林中得以落腳的日本髮廊與來到多倫多後嘗試的日本髮廊。
 
 
(註一) 後來我曼哈頓的日本室友亦在耳濡目染與我的吹捧下去弄了離子燙,雖然離子燙是日本發明的,一般來講日本女生比較少見用直髮,根據我的日本髮型師所言,日本人講求的是髮型的律動(flow),長直髮對他們講比較單調,但日本室友願意花高價去弄,可算是受我魔音傳腦的後果吧。結果其實不錯,她從一個可愛小女孩,轉變成略帶成熟風味的小女人呢。
創作者介紹

女工程師的美加生活手札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