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異鄉,語言、文化不同,原本持有的堅持在一步步退讓妥協中,慢慢變得無所謂,”只要生活過得充實就好了”,身體健康就該慶幸了!”,”拜託!比你慘的人還更多,不需要放大這一點小挫折”,不斷給自己自我教育、信心喊話。
 
幾年下來,連自己的人生目標都可以調整,身段變得異常柔軟,能屈能伸。即便如此,仍有唯一的小小堅持仍不放棄的執行中,那就是每8~9個月一次的離子燙。
 
本身的髮質屬於容易毛燥型,接觸離子燙之前,要頭髮稍微順點,洗完頭基本風吹時間至少30分鐘。大學四年級有了人生第一次離子燙後,對於頭髮突然從毛燥變得又柔又亮,洗完頭自然乾後頭髮仍然直順的結果嘖嘖稱奇,大讚離子燙簡直是具有毛燥髮懶人的解藥、天下掉下來最好的禮物。
 
找一間好的髮廊原本就是很多留學生很大的難題,對我來講,要找一個可以作好離子燙的髮廊更是難上加難,尤其在我多次捧上以台灣來講算是天價的價錢去求一頭直髮,換來的卻是外直內捲、或是更慘的不直反捲、髮質整個壞掉的慘痛經驗,能找到好手藝的離子燙店,夫復何求?!
 
這幾年下來,在多倫多與紐約兩地經歷了香港、日本、韓國不同7~8家不同髮廊,用自身的頭髮換來以下的血淚史。
 
屢戰屢敗不能再相信的多倫多韓國髮廊
我兩次最慘的離子燙經驗皆發在多倫多的韓國城。
 
第一次在研究所念書時期。趁著長假跑到多倫多探班,當時覺得多倫多的物價比紐約低(當時美金的確比加幣值錢多),搞不好離子燙價格會比較親民一些,還有被韓國女生又直又亮黑髮說服,覺得韓國離子燙技術應該頗為成熟,結果錢沒省到多少,卻換來一頭雖直(外直但內部有小捲)卻毫無生氣的頭髮。
 
猶記當時在多倫多韓國城,來回走來走去,最後選到一家看來裝潢的頗具時尚感,價格也算能接受的店,老闆是很有具有韓國女子氣慨的30來歲的女子,她頂了一頭韓國男生很喜歡留得不對稱髮型,染了一頭金黃色的頭髮,穿著七分短褲,因為她的臉很和善又帶有一點熟悉感,不疑有它的想說就試試看好了。
 
她有一個年輕女助手幫忙拉頭髮,離子燙的過程我沒有覺得有何異常,只是偶而會被燙到頭皮,直到整個弄完後,髮型師要開始幫我剪髮時,我才警覺有異常,因為她竟然大喇喇的一刀直接剪下去,沒有一層層的剪,結果當然是慘不忍睹,背後頭髮像是狗咬的,參差不齊,我很不高興的說頭髮不齊,她開始修修補補,遇弄遇慘,我怕頭髮被剪的太短要補救會更難,不甘願的付款完300元加幣,一毛小費都沒給就氣沖沖的離開。回家照鏡子難過的想哭,隔天跑到西中國城-文華中心(Chinatown Center)裡一家香港髮廊,找一個設計師幫我剪齊,才度過難關。後來,這次之後幫我弄離子燙的香港設計師(下篇會提到)說裡面頭髮沒有拉直,也給該店的離子燙品質留下了一個大問號。
 
這家店一年後已經關閉,所以也不用公開它了,連頭髮都不會剪的理髮店能繼續營業下去才有鬼吧。
 
另一次的慘痛經驗發生在幾個月前。多倫多的日本髮廊少之又少,找到幾家有作離子燙的報價都在500~600加幣以上,曼哈頓我最貴也才付400~450美金,500以上實在遠超過我能忍受的程度,於是我在網路上搜尋了很久,找到一家韓國髮廊有人推薦剪頭髮,找一天去給她估過價後(她報加幣350,含剪與洗),並當場給我看一個正在弄離子燙的客人與她自己頭髮當現成展示品,因為兩人的頭髮看來都不錯,我便輕易的被說服了。
 
如大部分香港甚至台灣髮廊,整個離子燙過程,皆由助理執行(至今只有日本髮廊設計師會參與拉頭髮),主設計師只是偶爾給些指示。過程中一樣不覺得有甚麼問題,甚至頭髮吹乾後又直又亮,就當心中準備要化開與韓國髮廊的過結之時,兩天後,一洗完頭才發現茲事體大,前面兩邊頭髮下緣變成類似米粉頭的捲,大概有5到7公分,後面頭髮也一樣,當時真的欲哭無淚,這比頭髮被剪的像狗咬的還更慘呀! 當天就衝到髮廊像設計師告狀,身經百戰的她定是經歷過無數這種場合,態度很和善的要幫我修剪但同時卻暗怪罪說是我之前的離子燙沒弄好,所以頭髮本身已經損傷,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我心想:”最好是這樣。我之前頭髮根本沒有這麼捲好不好!” 反正我也懶的和她吵,快點幫我把那些毛燥的毛髮除掉才是重要。
 
第一次她剪了一部分,洗完後用吹風機大量吹,頭髮變得稍直,但一切只是個幻象,回去後隔天一睡醒,頭髮故態復萌,更慘的是洗完頭後,尾端捲曲成有如由黑人電棒燙般,接著幾天摸著我如鋼絲般的頭髮忍不住本悲從中來,心有千萬不甘,又再打電話去抱怨,一樣的髮型師仍說會幫我免費弄好。下班後直衝髮廊,她看了看我頭髮,用韓文和其它髮型設計師交談,雖然我聽不懂韓文,但是從她語氣我卻完全能知道她正在和其它設計師抱怨我大驚小怪,頭髮根本沒我有講得那麼糟。反正我堅持要盡量把損壞的頭髮剪掉,她就開始快速的幫我剪,前面本來和後面齊長的頭髮至少背剪掉5公分以上,後面也剪掉一大堆,我不知道髮廊的吹風機是不是有比較神奇,她吹完後又變得好像沒那麼糟,我也只能默然接受,但是心裡已許下再也不會來的心願。
 
後來,我頂著這個頭髮近兩個多月,每天早上要用水與梳子把尾端整個梳一便才能出門,離子燙完應該有的直亮、柔軟在我頭上一絲都找不到,甚至髮質近看還有點乾粗 (根據剛剛幫我修完頭髮的日本設計師,我下半部的頭髮是”Heavy Damage”-嚴重損壞)。
 
根據老闆(Hana)而言,這間髮廊已經成立了至少10幾年了,平心而論, Hana的剪髮技術還算不錯,而且她的客人絡繹不絕,弄頭髮途中總是有客人來來去去,她的英文程度不錯,個性爽朗易溝通,而且明明她自己就是頂著一頭柔亮的離子燙頭髮,不知道到底是他們用的藥水品質有問題和還是我和韓國髮廊相衝,得到得結果竟然是我目前已來最慘的。
 
除非多倫多所有我知道的髮廊都在同一天關門,我會考慮給她剪髮,至於離子燙就真的免了。
 
髮廊的資訊:
Cinderella Hair Salon
髮型師兼老闆: Hana
651A Bloor Street West
Toronto, Ontario M6G 1L1
Tel: 416-530-9891
 
下一篇繼續分享不甚愉快的現實香港髮廊和服務好、品質掛保證的日本髮廊,連帶會公布髮廊與設計師的大名。
 
創作者介紹

女工程師的美加生活手札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