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2點多左右飢腸轆轆的衝出去覓食,在電梯門口前遇到了不知名的別部門同事,他反常的率先開口說了話(註一),問我是否準備下班了,我說沒有只是要出去買東西吃,我問他那他呢? 他說只是想出去喘口氣。近了電梯後,他說:"It's like a prison here.(這裡好像監獄!)" 。 我說:"Yes, I know what you're saying. But it is a very quite prison.(我懂你的感覺. 但是這裡是個非常安靜的監獄)" (註二)。 他回說:"安靜是還好, 但是就是太擁擠了." 他說的的確沒錯,目前我這個cubicle裡面可是塞了8個人,擁擠度是在紐約辦公室的兩倍。



出了電梯門,我和他說:"Enjoy the fresh air outside!(好好享受外面的新鮮空氣吧!)". 他說:” Yes, that’s exactly what I need.”(那正是我所需要的!),微笑點頭離去。



沿路上我開始在想,到底有多少人在辦公室裡默默的在自己的位置上裝忙,但是心理卻是對這個環境或是工作厭惡至極? 而是什麼樣力量可以一直支持他們這樣日復一日的下去?



就我觀察週遭同事或是自己經驗,目前公司裡除了每天需要參與的會議成員需要聊上幾句外,遇到可以聊很久的同事有限,大部分每天是在互相交換"How're you?" 與"Have a good one!"中結束,有時候甚至連一句話也講不上,要說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有什麼比近在咀尺的人,一週最多要見五次面,一天至多7.5小時,同事了好幾十年,但卻對對方一點都不了解(或是沒有興趣了解)更加遙遠呢?



所屬部門中, 9成5以上的同事都已結婚生子,家庭的重擔是最甜蜜的負荷,應該也是支持他們最大的力量。沒有小孩如我,除了週末盡情吃喝玩樂,一年的假期或許是工作遇到低潮或挫折時的最大動力。看了格友日光今年底的旅行計畫,三個假期是她下半年繼續下去的燃料,也在此分享一下自己今年的旅行計畫,自爽一下。



8月初Las Vegas Trip

天數: 6天5夜

Day 1



晚上到達Vegas,入宿擁有美麗水舞池的Bellagio.

晚上參觀Bellagio賭場,小試身手。



Day 2

Bellagio的Brunch

參觀 The Strip上的Hotels(Wynn, Venetian, Caesars Place…so on. )

下午去Gun Range 真槍射擊場 (Nevada是少數不用license就可以用槍的州)

晚上 看Cirque Du Soleil 的O 秀 in Bellagio.



Day 3

中午Check out

Rio Hotel的Village Seafood Buffet (有Lobster, Snow Crab Leg, Fresh Oyster..狂吞口水..)

晚上Jerry Seinfeld的秀 in The Colosseum at Caesars Place。(好興奮呀!)

驅車前往Hoover Dam, 下榻Boulder City裡歷史悠久的Hotel



Day 4

一早出發前往Grand Canyon(大峽谷)

於大峽谷逗留一會

沿路參觀Arizona的景點

晚上回程到Boulder City



Day 5

早上去參觀Hoover Dam

中午check out, 回到Vegas

Check in at MGM Grand.

下午繼續參觀沒參觀的點或是到Vegas Downtown

找另一家餐廳晚餐 (目前考慮Wynn的Buffet、Celebrity Chefs的餐廳或是Steak House)



Day 6

Check out from MGM。

結束旅程。





10月台灣+北京行

為期兩週。

詳細計畫還沒成行,但是計畫去北京看長城。

不知道那時候直航了嗎?





旅行前的準備工作與期待的心情讓”旅行”這兩個字具有救贖的作用。 難怪有人說旅行是會上癮的。有時會覺得旅行的價值有點overrated,旅行本身並不能解決我們的問題,旅行回來後,所謂的問題並不會就煙消雲散了,唯一能改變的只有我們的心。心態一旦改變,本來覺得很嚴重的事突然沒有那麼嚴重,凡事不都是存乎一心, 就如帶著壞心情去旅行,也不會有美好的旅程吧。







(註一) 之所以說反常的原因是目前公司裡的陌生同事如果我不主動和他們講話,他們也不會主動開啟話夾子,和紐約人/美國人的愛和陌生人聊天有差。 原因諸多,歸納起來有下, 其一是本公司雖然是財經業,步調可能和政府機關差不多,總歸一字就是”拖”字訣,外加很多人作了10+以上,因為對環境太熟悉已至於對很多東西都失去興趣,其中也包括"人"。另一個原因可能是Canadian比American保守,比較少會和陌生人攀談,我在多倫多待了大半年,目前在多倫多地鐵上,只有一個男子主動和我聊天,而且他也是個移民;還有因為我們樓層很多各國移民,移民本來就傾向keep it to themselves, 比較少主動會和其他人說話也是原因。



(註二) 我們這個cubicle真的有夠安靜,有時候安靜到會想要大叫看看大家會有什麼反應。我的解決方法通常不是出去走走就是聽iPod,音樂一直是最好的調劑。最近陪伴我的是Broadway Les Miserable的原聲帶,好好聽呀! 音樂創作者沒有你們創造出來美妙的音樂,幾個煩悶的日子真不知道要怎麼渡過!
創作者介紹

女工程師的美加生活手札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