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黨有史以來最長、最激烈的黨內初選,在這周終於落下簾幕。Obama在拿下超過應拿的delegate數(2118)後已於前天自行宣布成為民主黨候選人,Hillary Clinton雖然贏了最後一個Primary South Dakota ,在Obama宣布成為候選人後,Hillary於隨後於紐約發表的演說中公開祝賀Obama,接著亦在June 5低調的透過黨內的phone conference宣布退出競選。媒體一路唱ㄙㄨㄟ的Hillary,宣布退選後又再度成為頭條,”What’s next for Hillary”、”What does Hillary want?”佔據各大報頭版,Obama宣布成為民主黨候選人後,下台後媒體一開始逼問他的問題不是他對對手McCain的競選策略,而是問他是否會邀請Hillary當自己的副手,是否兩人會一同組成”Dream Team”分享這張”Dream Ticket”(註一)
 
在Hillary確定退選當天,閱讀了幾篇Toronto Star的文章,有一篇提到Hillary無法勝選的主因還是政治圈內嚴重的sexism (性別歧視)(註二)。某種程度上,我不得不贊同這些言論,Hillary夾著前第一夫人的頭銜、celebrity的光環、New York Senator的政績,從一開始高聲勢變成被一路喊打的對象,不論是競選對象還是媒體評論或是人們私底下的耳語,諸多主觀論述,直接或間接的展現對Hillary的高標準批評,更不用說各方在六個月前一路逼退她,她憑著信念與選民的支持堅持到最後。競選中Obama陣營頻頻控訴Hillary陣營種族歧視的言論,到後期忍了很久的Hillary終於說:”選戰至今,性別歧視的言論遠大於種族歧視”。
 
女性政治人物在北美已經是少數中的少數,以Hillary的資歷、經驗、能力與名氣,如果她是個男的,相信她的選戰不會打的這麼辛苦,尤其她的對手是個一開始幾乎乏人問津的新兵,在媒體一路吹捧下,到後期幾乎成為救世主的形象(註三)
 
選戰開始,我已不在美國,只是偶而關注選情的走向,每次看到媒體一面倒向Obama,我總是很難平心靜氣看下去,反而看到Hillary完全不介意評論”Laugh at herself”(自我揶揄)的態度,讓我深受感動。
 
我在選戰一開始之時2007年底,看了David Letterman對Hillary的訪問,有幾個問題我特別印象深刻,當時Letterman問Hillary說:
你會使用Text Message嗎?
你若當了總統,如果迷路會不會停下來問路?
 
雖然開玩笑的性質居多,其實很直接的點出一般男性對於60歲女性的既定印象:開車技術不好,不會使用高科技產品。
 
還有當Hillary在New Hampshire出乎意外的打敗Obama(39% v.s. 36%),Obama的發言人與很多媒體評論家多說是因為Hillary在投票前一晚的座談會中,忍不注流下的眼淚有關,男性認為女性善用眼淚公式的言論,讓人著實反感。
 
身為女性,需要在充滿男性主導的企業中打滾,心中真的很佩服Hillary願意經過這番煎熬與挑戰,不放棄自己的理想與目標。無庸置疑的Hillary具有的Charisma(領袖特質)、專業、幽默、能言善道、注重弱勢團體、鼓吹Universal Healthcare與關注中產階級是她的優勢,除了女性角色容易遭到質疑外,她亦有無法拋開的包袱-她的老公前總統Bill Clinton,Bill Clinton這幾年已經轉為從事國際公益的代言人(他是Goodwill Ambassador),但是很多人怕Hillary進白宮,等於外加Bill Clinton,Clinton/Clinton的組合讓某些人怯步,另外她在當first lady時曾經主導的Health Care議題最後搞得有點不了了之,也是對其有點扣分。
 
Hillary今年已經過了60歲,60歲對男人來說或許還是可以呼風喚雨的年紀,對女生來講,普遍認為是當個含飴弄孫的祖母年紀。Hillary願意花16個月的時間證明自己不只是這樣,而且屢屢在人口眾多的大州重創Obama(註四),到最後差了臨門一腳,Hillary奮戰到底,雖敗猶榮;整體來說,Hillary的努力,對女性成為總統之路,留下相當大的指標意義。
 
而Hillary最能打動我的言論,和讓Hillary一直願意繼續下去的原因之一符合。
Hillary曾在多次公開談話中(包含最後於紐約的公開演講)提到至今讓她最感動並且給她力量願意持續下去的有兩個狀況:
 
其一是很多老太太坐著輪椅也要去投票所投票給她。
有一次當她和群眾握手時,有一名老太太激動的和她說:
I am 95 years old. I was born before women can vote. I want to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a woman in the white house.
(我出生於女性不能投票的年代,我要在有生之年看到女性進入白宮。)
 
另一種狀況是當父母帶著小男孩或小女孩去投票,當父母看到Hillary時,指著她和小孩說(大多數是小女孩):
See, Honey, you can be anything you wanna be.
(你看,甜心,妳可以成為任何妳想成為的。)
 
 
不論幾次,每次聽到這個言論,總是忍不住的熱血沸騰(註五)
 
 
我有一次和Hillary錯身而過的經驗,當時還在長島念書(應該是2002年),有一個周末到Huntington附近的書店閒晃,看到沿著書店門口延伸出一條超級長的長龍,走近一看才知道是Hillary Clinton的簽書會,當時她剛出版她的自傳,可惜的是我沒等到她出現就離開了現場,然而就當時在小城鎮的盛況即可窺Hillary已經超越了政治人物的框框,成為很多人心裡的role model。
 
無論最後Hillary決定她的下一步是甚麼,她在某個程度啟發我、給我的力量是不可抹滅的。
 
雖然競選之路失意,以她的智慧,我相信她能找到另一條能發揮自己長才的跑道。

我真心誠意的祝福她。
 
Good luck, Hillary Clinton!
 
 
(註一) 老實講,我希望Hillary不要接受和Obama一起競選,除了接受這個職位對她有點委屈外,也讓人誤解她好像堅持這麼久就是為了要謀官。好在於June 6她透過發言人宣佈她沒有興趣競爭V.P. (Vice President)這個職位。我個人覺得Obama不會選Hillary成為搭檔,反之,他非常有可能會選個白人男性當競選搭檔。
 
(註二) 文章中指出加拿大的政治圈比起美國更加sexism,至今只有一個女性候選人於1992~1993競選某省的省長,最後還是落選收場。
 
(註三)
無可厚非的,對很多Africa American來講,Obama能成為總統候選人也絕對有其劃時代性的意義,因為我不是那個族群,很自然關切性別議題多於種族問題,而且我自己認為Hillary的能力與經驗其甚至辯論技巧或公開演說的技巧都在Obama之上,Obama的領導統御能力,有待時間考驗。
 
Hillary與Obama有一次插槍走火的辯論,非常精彩,Hillary遇到小老弟的批評完全不客氣的回應,讓人驚讚薑還是老的辣呀。
 
(註四)
Hillary贏了除了New York外,還贏了California, Pennsylvania,Texas等大票倉。
 
(註五)
Hillary Clinton於The View的訪談,有提到她競選至2007年10月時的心境:
 
 
創作者介紹

女工程師的美加生活手札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