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著兩周平均溫度破十的溫暖,昭告著延續5個月的寒冬中將告一個段落,春神即將到達;早早嗅到春天氣息的櫻花,齊探頭張背,爭先恐後的綻放美麗的花朵。



2008 High Park



2008年的四月,出奇不意的,我在Toronto的High Park欣賞到美麗的櫻花。


由日本政府捐贈的2000株櫻花樹,沿著High Park的西邊盛開著。


一邊忙著用相機捕捉美好的景象,一邊盡情吸允春意盎然的空氣。走過一圈後,回到人群聚集的源頭,HT指著一棵我一個人絕對爬不上的樹說:

“Go up there! I’ll give you a boost!”


我連忙搖頭拒絕拒絕著,一邊說著要找個比較矮的樹爬。


繞了附近一圈,找不到後比較低的櫻花樹後,我的腳踏上HT的雙手,他兩手交錯一把頂我上了一棵櫻花樹。我人生中第一顆爬上的櫻花樹。看著樹下他滿足的臉龐,彆扭一掃而空,不故身體夾在樹中無法自由擺動,配合著拍照,也順便近距離的捕捉綻開的櫻花倩影。然後,HT又看上另一株更高的櫻花樹,踩著HT的手,我又上了樹間。他高興的說:”You’re a tree girl!”


看著他,看著隨手可捻的櫻花,心理著時滿足著。


回程的路上突然想到,連著三年,年年都看到櫻花,不但看到的櫻花迥異,看到的地點不同,同行的人不同,心境也有天壤之別。


2007年的四月,與遠道而來的老媽,從紐約搭了Greyhound Bus往Washington DC前進,希望一補前年撲個空的遺憾,能與老媽欣賞到沿著Tidal Basin的美景。結果,當年的Washington DC異常寒冷,刮著比台灣颱風還強的颶風,人都快站不穩了,更別提脆弱的櫻花了,只徒留以下荒景。



2007 Washing DC


回想當時的心境,已經決定離開紐約的心,只想在離開前好好甩開以前的包袱,不確定即將面臨甚麼,卻很堅定拋開過去。

"It's not a dead end street. I just need to make a turn." 我信誓旦旦的與同事如是說。


2006年的四月,我與兩名女性好友M&M,到了人滿為患的Brooklyn Botanic Garden欣賞櫻花。猶記得沿著壟長的隊伍,好一陣子才能得門而入。進去後,擁擠度舒緩很多,看著略帶粉紅色盛開的櫻花,日本來的道地櫻花妹M提出此地粉味很重櫻花與家鄉雪白櫻花迥異的質疑,我一邊迎合的提出:”Really?”的遺憾問句,一邊仍積極的用眼睛和相機捕捉美麗的光景。我最記得的應該是最後我們坐在草地上,被盛開的櫻花包圍著,一邊喝著啤酒一邊聊著生活、工作瑣事的光景。




2006 Brooklyn Botanic Garden


2006, 2007, 2008。

Brooklyn, Washington D.C.,Toronto。

徬徨,轉機,重生。



明年,我又會在哪裡看到櫻花盛開呢?




追櫻族:



Brooklyn Botanic Garden: http://www.bbg.org/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