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downtown時尚的餐廳裡,環繞著穿著打扮入時的客人,桌上餐點裝盤的高尚而典雅。眼珠不自覺的掃過同桌的幾張熟悉面孔,無意識的定格在某廠商老闆與代表的臉孔。該死! 要不是他們陌生的臉龐與滔滔不絕略帶刺耳的商業話語,自己仍處於紐約市某個餐廳的跨時空錯覺會延續多一秒。
 
2006年之於我,是個停不下來的一年。從Vermont、San Francisco、Los Angeles 、San Diego、Chicago、Washington DC到Tampa Bay。這些行程裡,有為數不少是出差或是由出差而衍生而出的額外旅遊。比起旅遊的美好,出差的過程是悲喜參半,試想一個原本只想走自閉路線的工程師,被丟到各式各樣的美式商業場合,為了迎合需求,只好假裝改變自己,調整到人性化模式,上演各式各樣的英文話劇,試圖把技術用語以商業修辭吐出。當然,不論當時有多彆扭,這些點點滴滴,現在都成為自己正面能量與難能可貴的經驗。
 
好吧,不全都是好的,仍有些現在想起來會有些臉紅的時刻。比方說那個在downtown  Debuque(註一)的商業晚餐。
 
當天晚上負責接待我們的同事L帶我與從紐約一同來的同事MM與廠商代表到Dubuque downtown(註二)的餐廳吃飯。 晚上的聚餐與一整天的會議主要目的是要評估廠商的產品與我們系統整合的可行性。該廠商是個總共十幾個員工規模很小的公司, 對於有機會和大公司合作甚至併購當然是積極的不得了,會議中花言巧語, 把看起來一點也不是很人工智慧的產品講的天花亂墜。 晚餐當中,對方的業務主管和CEO意圖明顯想和可以做決定幾個決策中心打好關係,兩人互相作球試圖建立商業外的私人連繫。 整桌最大頭的人L(註三)是他們的最大目標。 L可能已經知道對方意圖,哪裡不坐,偏偏就坐在我這個很不商業的人旁邊,當場我變成夾在L與業務代表中間的夾心餅乾(以業務代表來看應該是絆腳石吧)。 整場業務代表一直要跨過我這個路障和L說話,L也有一搭沒一搭的參與談話。我則是只顧吃與喝,完全無法融入這種需要不時講拋出幾個美式笑話,笑語中句句玄機的場合。 當時心理只覺得我不該來的,但是美食美酒當前, 加上週末還可以去Chicago玩,心理怨氣也消失很多。
 
相較於談生意,我對觀察人比較有興趣。 L 是個長得以外國人來講蠻秀氣的女子, 因為和我們合作的business team不是在Debeque就是Burr Ridge, 因此大部分時間都是透過電話會議只聞其聲而不見其人。後來在San Fransisco的會議見過她一次,但是也沒什麼聊天。印象中她算是外國人裡面蠻不多話的人,外型上我目測應該是30十幾歲, 身材保持的不錯。既然坐在她旁邊,趁其他男性仍在暢談商業話題時,聊了一會。因為之前在她的辦公室有看到懸掛小孩的照片(註四),所以聊到小孩,沒想到她已經有三個小孩,她結婚生子後還唸了一個Master Degree, 然後話題繞到我, 她問我是否有小孩,我說沒有, 她問我結婚了嗎? 我說沒有。 然後,就有一個實際上可能很短,但當時覺得彷彿很長的靜默。 或許是我太敏感,但那是我第一次覺得好像保持單身是件難以理解的事,一股羞愧感從脖子一直衝到腦杓, 趕緊多喝一口酒並藉機轉移話題。 

當時想L不但要照顧3個小孩與家庭,身材體態也保持的不錯,還要在大企業裡和一堆男人競爭,也爬到不錯的位置,期間還拿到碩士學位。也不是說L的生活有多讓我羨慕,只是拿出人生的清單來比對,至少她有家庭有小孩有事業有理想,也不覺得待在平凡的小鎮有甚麼不好,似乎對自己的人生很怡然自得。我這個單身女子沒甚麼牽絆, 還每天唉唉叫這個不滿,那個不合我意,跌跌撞撞要追求人生的目標,追尋自己真正的價值。兩相比較下,的確會對自己的行為有點臉紅。
   
Dubuque之行後,重新審視對於家庭的價值。外國人雖然個性獨立,但是對於家庭(不論原生家庭或是自己衍生出的家庭)有很強的連繫。而且他們普遍覺得工作並不是人生的全部,有自己的私人生活、興趣、家庭才是生活圓滿的主因。如Dubuque的辦公室每個人的桌上牆上都掛滿了小孩,家庭的合照,週遭的美國同事們大家三不五時, 就是my wife ..、 my husband…、 my children怎樣怎樣,結婚有小孩者彼此間話題更多,幫小孩選學區,抱怨老婆那邊的家人… 等,從本來覺得怎麼這麼無聊的話題也能聊,到耳濡目染下也開始對於那樣的生活有點好奇。然後, 同一年中,以前禮拜五下班會一起去喝酒的兩個酒友同事在差不多時間和還沒相處過遠在印度的老婆結婚,等到兩人的老婆一到,我很清楚我已經失去他們的作伴了,五點一到,兩個人消失的無影無蹤,禮拜五大家要約去喝酒也變成不可能的事, 他們理由總是要回去陪老婆,怕老婆無聊沒伴,這麼好的男人們怎麼忍心強迫他們放著老婆不管而去喝酒呢!
 
不過身處單身女子眾多的紐約市,很容易就會把在Dubuque回來衍生的心情掩蓋下去。但是我知道有些不知名的酵素正在心理慢慢發酵。
 
然後,2007年,心態上的成熟,時機上的配合,把我推進了婚姻。
 
從一開始聽到老公和他朋友說my wife...會有點害羞,到現在不但習慣,還可以很自然的從嘴裡講出my husband..如何如何。人生有史以來第一次覺得有一個人可以一直在身邊,也很好。
 
以前工作上、生活上遇到什麼問題或是不爽的事,回家後,問題會在腦中縈繞,苦惱很久。雖然可以電話中分享或和同事朋友抱怨,然而電話總覺得有距離感,同事朋友不大好意思把對方當成垃圾桶而無法暢所欲言。現在一回家和老公分享生活上的大小事與心情,完全不用考慮什麼可以說什麼不能說,一股腦全傾洩出來。情緒一講出來,分享完畢,歡樂的事程度加倍, 怨恨的事強度淡化。當然這不一定要婚姻才能達成,而是有一個心靈契合伴侶,一起分享喜怒哀樂,一起作陪才是關鍵。
 
好不容易,才覺得自己前腳踏入一般大眾預期的框框內,準備往前邁入時,怎知後腳怎樣也不願同行。 

新的工作圈內,充滿了被小孩驅使的父親母親。我這個cubicle除了我外人人都有小孩。相對於男生,女生總是比較犧牲。因為在找Gym,有一天問坐在斜對面的DD她有沒有去gym,她說雖然她很想,但是她有兩個年輕的小孩要帶。另一個有兩個學齡前男童的CM,除了常和我抱怨回家後忙著帶小孩,當我問她週末有啥計畫,她馬上無奈的說週末一堆家事要做,還有兩個男童要陪,根本不可能可以有何計畫。其他的男性,後面的工程師4點左右就會離開趕車,因為要接女兒下課。之前在辦公室脫逃術提到的脫逃男,原來是7個月新生男娃的父親,他的兒子總需要有人抱著,黏人的程度讓請產假的老婆也吃不消,所以他得常回去幫忙抱小孩,讓老婆能煮飯或做其他的事。另一個坐在隔壁cubicle有三個小孩的媽媽,和我說如果我有什麼夢想最好在有小孩前都達成。至於長期旅遊更困難, 這些父母光想到花費就退步,有了小孩後,所有的預算都以小孩相關的為優先。
 
有些小孩的確很可愛,幾個常逛的部落格裡的媽媽經我也可以看的津津有味,但是對於有小孩後要付出的代價與犧牲,仍然有很大的恐懼。有小孩後還可以和老公把酒言歡嗎? 還可以隨時週末想到紐約州,就驅車前往嗎? 可以自由自在的安排跨國旅行媽? 婚姻品質如何維持? 真的能對一個人無怨無悔的付出嗎? 一個問號接著一個問號.....

前後腳的拔河賽,短時間內會是場拉鋸賽吧。 


 
(註一) Dubuque, Iowa是個身處於Iowa、Illinois 和Wisconsin三州交界的城市,是一個名附其實的Tri-state area。借助於先天地理位置優勢,加上有Mississippi River經過,從很早以前就是該區域的政經、產業、出版與教育中心。
 
MH在當地的辦公室後面可以看到Mississippi River,拜同事RA的熱情,不但帶我們參觀整個公司加上印刷廠,還繞到公司後面,讓我有幸親眼近距離看到Mississippi River。
 
(註二) 所謂的downtown不過就是延伸幾個block的一條街。Dubuque應該是我目前去過最郊區的城市,Stony Brook也挺郊區的,但是沒有贏過Dubuque。
我印象很深,L還略有一點愛慕的口氣說Clint Eastwood的某部電影曾在Dubuque Downtown取景。我很好奇到底是哪部電影?
 
(註三) L的title是聽起來很Hollywood的Executive Producer, MH位於Dubuque的分部隸屬於在大學出版業務,業務那邊人的抬頭皆是XXX Producer。
 
(註四)Dubuque辦公室外觀走美式郊區辦公室的風格。兩層樓的建築週圍有諾大的停車場,幾乎所有人開車上班,但通勤時間都不長,聽同事說Dubuque是全美通勤時間最短的城市。Dubuque 辦公室像是一個大家庭,很多人是在MH工作十幾年以上,3百多人的辦公室內,大部分是土生土長的在地人,同事間可能就是上同一個高中或中學的舊識或是住在附近的鄰居,彼此認識不足為奇,大家在走廊遇到都還能叫得出名字才是讓我吃驚。每個人的桌上或牆上擺著孩子的照片或是老公、老婆的照片,營造出頗為溫馨的氣氛。相較下,顯得紐約辦公室的冷漠,除了10樓的同事外,其他樓層的人我根本完全不認識,另外紐約辦公室裡很少看到有人桌上會放照片的。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