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Queens時的台灣室友V,上班地點接近JFK機場附近,沒有地鐵直達,需要轉Bus才能到公司。V不喜歡遲到,加上Bus的排程時間固定,結果每天V都得搭乘同一班次的Bus才能準時到公司;搞到最後,每天上同一班Bus的人,變成是同一批人,人人都變成了busmate。這樣奇怪的關係維持了一年以上。當V和我講到關於這些素昧平生卻每天卻得見面的busmate時,我不免打了個冷顫,慶幸自己不用經歷與遠在天邊,近在咫尺的人分享每天早上的時光。
 
一直以來,我很討厭重複一樣的人事景觀,加上有一點反骨叛逆的個性,在紐約上班的時間,很少有固定出門的時間,每天早或晚一點出門,過著自以為是的灑脫日子;印象中沒有busmate或是subwaymate的情況產生,或許有斷斷續續遇過幾次以前看過的人,但是都僅此於偶然的一次,很少有會遇到每天固定會看到的特定人物。不過也可以能因為自己很少會一直注意週遭的人,常常活在我自己的異想世界裡有關。
 
但是,今天,在擁擠的多倫多上班人潮裡,當我在Bloor line的Young&Bloor下車,準備換Young line北上線時,一下電扶梯後,和一個女子有一秒鐘的眼神接觸。她,迅速漏出一種詭異的、不懷好意的笑容後,隨後轉頭面向即將到站的Train。
 
在眼神接觸後的一秒,腦中散過一個念頭  -“噢,我知道她!”
 
“我看過這個笑容與眼神!”。大腦接著釋放這樣的訊息。
 
很快的腦中開始搜尋這項資料。
 
Bingo!
時間:昨天。
地點:同一個車廂,Young Station北上第一節車廂。
 
我看過她。
 
還好才是昨天,資料很快蒐尋到齊。
 
一向不是很關心週遭的我,昨天之所以會注意到她,很大原因是在即將到站前幾站,有兩名女士正高談闊論關於自己去的Gym,因為我也在尋找Gym,無意間開始偷聽他們的談話。而剛好在我眼神範圍內的這名女子,當下正轉頭一直盯著其中一個女生,在她盯著這名女子得時,她的嘴角有著一絲絲不懷好意的笑容。被她盯著的女子,可能專注於她談話的對象所以沒有感覺。但是我,身為局外人,卻被她大喇喇的行為吸引住而一直偷偷觀察她。
 
她,畫著超級深的眼線,有著略帶紅與咖啡的膚色-標準人工日曬出來失敗的顏色,一頭略帶紅色的捲髮,約35歲以上,個子不高,卻穿著蠻高的及膝長靴,身著及膝的黑色長雪衣與緊身黑褲,手上拿著兩個袋子,其中一個白色的小布袋子,特別引起我注意,因為上面有點突兀的粉紅色繡字,白色的袋子可能因過度使用而褪色成米色。
 
不論是紐約還是多倫多,地鐵上,陌生人能避免眼神接觸都會儘量避免。這名女子的行為,著實有點當眾挑釁的意味。
 
怎麼樣也沒想到今天又會遇到她。
 
一樣的人工曝曬失敗膚色,一樣超深眼線,一樣的及膝雪衣,一樣的白米色提袋。
 
開始想著她可能有的故事。開始想她搞不好和我是同一個公司的同事。開始胡思亂想。
 
同一站下了車後,在一段安全距離內,有意無意的跟著她走。還好! 她在步出地鐵站後迅速的往右方向走向出口,並不是往Sheppard Center的方向;對於她不是同公司的同事,莫名的鬆了一口氣。
 
雖然有點奇怪,我告訴自己,如果明天在同一個地點、同一台車廂上再次遇到她的話,無論如何,我一定要鼓起勇氣主動和她聊天!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