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ork的夜生活,從禮拜四揭開序幕,禮拜六達到高潮,在禮拜天拉下簾幕。周而復始,生生不息。
 
夜生活的內容,除了各式各樣的餐廳酒吧外,能聚集最多人潮的當屬dance club。
 
第一次去紐約的dance club,一樣是和HT。他選了位於Chelsea西邊,clubbing district裡一家結合舞池、餐廳與SPA的巨大club-Spirit (目前已關閉)。因為他預先於網路登記guest list(註一),我們得以免去接在冗長的隊伍,排在比較短的VIP line。當天是禮拜六,我們入場的時間接近晚上12點,大部分的人已經bar hopping一輪,等著要到舞廳跳舞,所以舞池可以說是人滿為患。禮拜六是所有club-goers傾巢而出的日子,理由很簡單,早上睡到自然醒,外加隔天不用上班,是個絕佳玩通宵的時機;一般來講,禮拜五人也是很多,但下班後拖著疲憊的身軀到club除非很年輕或體力很好,不然是會有點體力不支。總之當天,和HT兩人舞是跳得很高興,等我們步出club時差不多已經凌晨4點了,印象很深的是竟然還有人正等著要入場,心理驚呼準備不歸的人還真不少。我們到家時已經是初曉,天都白亮了。事後對於NY club的印象,除了場地比較大,跳舞跳的比較瘋,也不覺得和台灣有多大不同。
 
後來陸續又和他去了幾個Toronto比紐約更巨大的dance club,除了隨DJ不同音樂風格迥異與12點過後有超級辣的女dancer開始在club裡四處的柱子跳起豔舞外,結論也和之前的差不多。
 
等到開始有機會和女性友人一同去clubbing後,才有機會見識到dance club除了跳舞、喝酒外的另一種fun!
 
Sausage House
在露天的patio,三名女子微傾在柔軟的沙發上,偶爾親酌一口手上的Vodka Martini,一面暢談著生活的種種,背景音樂喧而不燥,伴著周圍時而傳來的嘻笑聲,自以為我們就像是Sex and the city裡的女主角們,恣意於紐約的紅燈綠酒,徜徉於紐約的自由奔放,卻不沉溺其中。
 
那是2005年的某個禮拜五,我和另外兩個同鄉R和M,興致勃勃的參與紐約著名的Club之一-China Club的Lady’s Night。衝著當天女生午夜(midnight)前入場免費的利多(註二),三個人拋棄紅塵瑣事,準備一探紐約的絢麗夜生活。
 
處於不論何時總是喧鬧吵雜的Time Square,China Club位於相對於其他部分Time Square比較低調的巷子,因為我們入場時間比較早(其實也沒有多早,大概是10點左右),所以幾乎沒有人在排隊。Club裡面有兩層,第一層是主要的舞池,第二層結合了Lounge、小型舞池與露天Patio。我們入場的時候,舞池裡好像沒甚麼人,我們直接就到了第二層,入口的右邊是Bar台,Bar台前有稀鬆的一群人跳著類似Tango的舞步,首先吸引我們的當然是露天Patio,寬敞的開放空間環繞著不規則排列的桌椅,靠近入口處有兩張面對面3人座的沙發,恰巧有兩位子沒人座,我們三個以美國標準算是很瘦的女子擠一下是絕對沒問題。
 
坐定位後,到了吧檯買了調酒,回位後就開始邊喝邊聊天,我記得那天的天氣很舒服,偶爾有微風輕撫臉龐,不知聊了多久,沙發對面突然換成兩名男生,不意外的他們開始試圖與我們聊天,印象中他們好像說他們是歐洲某國來玩的,明天就會離開,我心想應該就是試圖要趁離開前來獵艷的吧。不過我們三個醉翁之意,真的在酒,所以也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應,兩人知道沒有搞頭,過一會就和我們道別離開了。沒有了蒼蠅環繞,我們就又繼續聊了一會,到了差不多12點想說舞池應該已經熱了,可以在離開前過去跳一下舞。
 
一下去後,被映入眼簾前的景象嚇了一大跳,本來空曠的舞廳變成黑壓壓的人群,而近一看才更加吃驚,在舞池裡搖擺的人群大部分是男性,這裡所指的大部分是趨近90%以上。
 
不是說Lady’s Night嗎? Lady們都跑到哪去了?
 
我們小心翼翼的接近舞池,冷不防的,原本站在我旁邊的R竟然被2個男生拉過去跳三貼,平常走文靜路線的R可能在酒精催化下外加不好意思拒絕,也只好跟著跳,我則在旁邊笑的合不攏嘴。解救了R後,我們抱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態,準備往舞池中間進行,想說去中間會不會找到比較空的地方可以跳舞。結果愈往中間,愈多男生,而且他們聞到有女性靠近,馬上以餓虎撲羊的姿態像我們擠過來,很快的我們三個就被迫和從背後夾攻不知名的男性跳起了舞,因為真的很擠要脫逃都很困難,也不知道跳了多久,反正貼著我的男性已經有在尺度內上下其手,而且貼得很緊,直到M的舞伴到了有點超過的地步,M示意要離開,我們就各自掙脫後面的男性,經過拉扯下,才順利擠出舞圈。
 
有點驚魂未定的三人,在與舞池保有一段安全距離的地方徘徊一會後,很有默契的三人就決定要快點離開這個地方。
 
後來我和HT講到關於這次經驗,他說以前和他一個男性朋友L(註三)去Club時,如果看到有這麼多男生在舞池,他們馬上會轉移陣地,免去競爭。而男生間管這種地方叫”Sausage House”(可以翻成”臘腸屋”嗎?)。 至於為何,我想不用多解釋也很明白罷。
 
那一晚,在入舞池前的記憶是美好歡愉的,至於後半場的“Sausage House”,我真的怕了! 
 
 
背後的手
經過上面那次經驗,紐約的Lady’s Night已在我心上留下一層陰影。
 
我心裡想說如果要在去跳舞,要找一個男女比例均衡的時間去才行。
 
然後某個禮拜六,SC建議去一家位於Chelsea的Club-Deep(現在改名為Venue),她之前有去過,所以我便安心的想探一探究竟。 我們到的時候,已經差不多快要12點,外加上是禮拜六,門面看起來不是很大的Club外面已經形成了不短的長龍,因為我們沒有VIP,只好乖乖的排在那個不算短的隊伍,排隊時順道觀察隊伍內的人,大多都是20~30歲初的年輕男女,男生大多是襯衫與牛仔褲的標準club dress、女生則打扮的稍講就點,但也不會太過,所以沒有特別打扮的我們兩個,還不至於格格不入。在外面枯等約20分鐘後才終於得入場。
 
Club裡面比想像中的大很多,雖然入口窄,但是很深,整個形狀像是狹長的長方形。入口左邊一樣是必備的Bar,沿著酒吧站著等著要買醉的人群,因為我們之前已經先喝過,便略過酒吧直搗黃龍到舞池。舞池不出意料的已經很多人了,中間有個舞台,大家沿著舞台週圍散開各自盡情跳舞,我們試圖在擁擠人群中找到空位,找到後,我們便開始跳,但是沒一會我就開始覺得有人從後面抓住我的腰,我連頭也沒回就拉著SC換到另一個地方,結果,同樣的事情又上演,我又示意SC換地方,整個晚上至少發生4~5次吧,都是從背面抓我的腰,當時對外國的Pickup文化還不是很習慣,很納悶在想難道那是一個密碼嗎?難道外國女生只要覺得對方抓腰的技術或觸感不錯,就會和對方跳起舞嗎?
 
整晚只有一個白人男子是敢從正面來邀舞的,但是我對他也沒啥興趣,SC當時已經和某男子跳的很高興,我只好一直向SC釋放求救的眼神,對方收到訊息後也就知難而退。
 
後來經我詢問數名外國女性與自己的觀察,好像Dance Club裡面,女生對從後面來邀舞的男生如果感覺還不錯的-當然女生會回頭看對方的臉,我當時因為沒心理準備,連對方長怎樣都沒看到,女性會配合的跳回去,就是女生在前男生在後的那種有點挑逗性質的後退舞步,也不是說跳完之後就一定會怎樣(註四),好玩have fun性質居多。
 
 
總歸來說,女性朋友們在這想去舞廳玩樂,如果只是想跳舞的話,還是帶個男伴比較好,外國人也是懂禮數的,只要有男生陪伴,通常是不敢攻進城池一步,所以我之前和HT去club,完全沒有人會從背後貼上來或是抓腰的舉動。而如果是想have fun認識新朋友跳舞,那當然是和女性朋友一起就對了。但是怕癢的人,要對背後來襲的手有點心理準備!
 
 
(註一) 這裡幾乎所有比較受歡迎的Club都有guest list(貴賓名單),如果你的名字在guest list裡,就可以從VIP那排比較少人的入口進去,而且還可以享有進出Club裡VIP專屬的地區,比方Spirit裡,二樓某一區只有VIP可以進去,VIP區通常有比較寬敞的座位、較好的視野與隱密性。至於如何進入Guest list,有幾個方法:
1)      有一個網站很不錯,叫clubplanet常提供紐約各式clubbing的免費資訊或是折扣,想玩的人可以到那裏挖寶。我們當天就是剛好遇到Spirit的免費VIP入場的活動。
2)      認識在裡面工作的人。
3)      到Club的網站預先登記或購買VIP入場,大部分都需要收費。
 
(註二)和台灣差不多,紐約很多Club為了吸引人潮,在比較冷門的時段(如禮拜四),會舉辦Lady’s Night,女生在某個時段前入場可以享受免費或折扣的優待。印象中China Club當天是女生12點前免費,12點後10元之類的。男生就沒那麼好了,12點前可能是15,12點後30。但一般來講,若是Lady’s Night,很多男性願意花錢進去,因為他們預期裡面會有很多女生。
 
既然聊到入場費(Cover Charge),紐約Club入場幾乎都要付費,禮拜五或六的入場會通常是最高的,我記得China Club平常的入場費可能是美金20~25,Spirit是25~30,Venue是25~30元的入場費,而且這些入場費不像台灣是能換酒的,所以一開始不大習慣紐約的高消費時會覺得有點貴,後來習慣後就覺得還好了。
 
(註三)L是一名標準的womanizer 或講好聽一點pickup artist,有關他以後有機會再說。
 
(註四) 當然大部分男性都是希望會怎樣,但是如果女生跳完後禮貌拒絕,男性會之難而退,往其他目標進行。美國的Club可以賣酒到4點所以玩樂時間可以拉長些,像多倫多是臨晨2點是last call,所以這裡出來獵豔的男生,在12點到一點間會很積極找尋對象,因為一般來講秀色可餐的都是1點前就被搶走了,1點到2點間就變成人家挑剩下的,有些人會轉台或是就放棄或是不願一個人回家的只好從剩下的裡面挑。
創作者介紹

女工程師的美加生活手札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