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不是很想在Blog做這種刊登尋才廣告的事,不過因為和這份工作相關的前後有個心情轉折或省思可以分享,加上想想也無傷大雅,搞不好真有正想換工作或正在找工作的人或其朋友,剛好適合這份工作,就姑且一試了。
 
上禮拜,Email信箱內收到了好一陣子沒連絡的研究所同學JK的來信。JK個是來自韓國的移民,他在高中時才移民美國的,所以西化程度並不徹底。他比我年輕2~3歲,我們是因為一同修了一堂課後,才變得有交集。
 
這次信的內容除了問候我近況外,又再一次提及他們公司在找人,問我是否有興趣到他們公司。之所以說再一次,因為在2006年底,畢業後就不曾再連絡的他,也曾試圖說服我跳槽到他公司。
 
我還記得那時收到他Email的心情。坐在公司電腦前的我,感動的眼淚真的差一點要流下來。現在想想,當時有點過度情緒化是真的。那時對我來講是個身處內憂外患的時刻,內憂是因為工作遇到瓶頸、提不起勁,外患是接連遭遇內轉不順利、被Google拒絕的打擊,開始懷疑自己的價值。這時候JK的來信,彷彿讓已乾枯的內心有久旱逢甘霖的舒暢。他的信很簡短,和我報告近況,然後提及他正換了工作,新公司位於曼哈頓中城東邊(Midtown East),公司正在尋找優秀的人才,在他腦裡第一個出現的就是我,想問我是否有興趣加入他公司。
 
當時的感動是因為竟然在世界上還有人認為我是有價值的、我是talented的。我想JK應該一點都不知道他的出現對當時的我是莫大的鼓勵。
 
雖然我並沒打算要跳槽他公司,基於同窗的情誼,我們約出去吃了一頓飯,互相更新近況。結果我們發現一個說起來很巧的巧合,他目前公司的CEO,之前曾經創辦另一個財務軟體(Capital IQ),近幾年前被我當時公司(MH)期下的金雞母S&P給併購,這個CEO也因此大賺了一筆,聽說成交價是2~3億美金,雖然很大部分的錢進了創投(VC)的口袋,但是他賺得的錢也足夠讓他用在創立了目前這個公司,這個新公司花了兩年的時間建立新的系統,沒有任何商業收入。直到2006年底系統建得差不多了,他們才開始擴編,而且因為之前成功的例子,募到創投新資金的注入也不是難事。有了這層巧合,加上他一直鼓吹我到他公司看看,我對他們公司的好奇心也大幅增加。
 
2007初的某一天,抱著去看一下也沒差的心情去探訪他的公司。他的公司位於57 Street和Lexington Avenue交接處的某棟外表平凡的大樓,裡面充滿了很多小型的公司,他的公司位於其中的一層。推開門後,我有點倒抽一口氣。真的是很Start-up Setting的公司,門的左邊是一片不小的空間,被共4排每排至少7~8個人的辦公室隔間給佔據,而且隔間非常的低,幾乎是如果你坐在隔間內只要以蹲馬步的姿勢整個辦公室就可以一覽無遺。真要說的話,有點像是做市調公司的隔間。入口處的右邊則是CEO,CTO,CFO等人的辦公室,雖然說好聽點是辦公室,其實只是個暫時用版子隔起來的封閉空間而以,並沒有門。JK秀給我看他的位子後,介紹我給他的主管也是該公司的CTO- J。其實我之前就認識J,他的身分除了是JK目前的主管外,J其實是JK以前的室友,也是因為這層關係,他才找JK加入他的公司。以前去JK的宿舍討論功課偶而還會遇到J,印象中他就是個留著滿臉落腮鬍、言談中處處透露著自己很棒的猶太人子弟。當天他們的系統好像臨時有問題,J和我簡單打招呼後,就示意JK帶我到會議室等他一下。整個辦公室硬體環境最合格的當屬會議室吧。裝潢的很得體的會議室,配有大部分公司必備的投影機、筆記電腦與多方通話的電話擴音器。在等待J的過程中,就和JK閒聊了一會。大概幾分鐘後,J步入會議室,加入我們的談話。
 
當天其實應該是個面試,但是我故意把這次的會面降級成如朋友般的聚會,我空著手去甚麼也沒帶。JK本來要我帶履歷或寄履歷給他,我就是一直裝死。J對我的不講禮數也不以為意,開始介紹他們目前做的東西與產品。他們的產品的初始想法類似之前轉賣給MH的Capital IQ,不同於之前的產品是針對各類財務產品分析,這次他們要做的是網路新聞或文章的索引與分析,他還和我透露幾個不能透露的大客戶近期內會和他們簽約,大肆推銷了他們的前景後,他開始詢問我目前的工作內容,我秀給他看我負責開發的軟體,他似乎很是滿意。接著強調他們正在擴編,詢問我可以加入的日期,其實我一開始就知道我並不想也不會加入他們的公司(原因下面會詳述),我就先以當時我正處於H1B需要更新的關鍵時刻外加擾人的綠卡手續當擋箭牌,他要離開前強調說他很信任Stony Brook來的畢業生,他說JK強烈推薦我,說我很聰明,一定能夠擔任這個職務,還有他有多信任JK,認為JK很聰明,如果JK推薦我,一定代表我有過人之處。反正我就示全程露出微笑,一邊以緩兵之計推託說等我H1更新完再說吧。J離開後,JK又帶一個工程師進來道德勸說,和我說這裡的工作狀況,他們兩個覺得多有挑戰性與前景等云云。總括他們兩們言論,更堅定我不想加入的信念。
 
每當我提及之所以拒絕這個工作機會時,我標準說法都是經過MH的洗禮,我無法再回去那種Start-up或.Com公司那種長時間工作、隨興、無程序化的工作流程了。我想參與標準化的軟體開發流程,不想在作一人包辦所有程序(design/development/test/deployment)、缺乏documentation、隨叫隨到的工作。
 
其實這些言論只對了一半,而我羞於啟齒的真實原因是關於我和JK 之前有點不平等競爭的關係。
 
因為我在念研究所前就已經有工作經驗,所以比起沒有工作就來讀CS的研究生有實作經驗。自己也仗著這成關係,外加當時自視很高,覺得自己是來念書與實現裡想的,不是來和別人套交情的,對於無法自己完成作業者,有種輕忽或不屑的態度。不過說真的,有些人讀CS的只是為了之後工作好找,作業、project能抄就抄,不論是大陸人或是印度人互抄作業都時有所聞。
 
而我和JK一同修的課是在研二上學期,那是門非常棒的進階資料庫的課程。教授是剛從Stanford拿到博士畢業來的印度教授G,因為剛開始教書,G也和一般新來的老師一樣充滿教學熱忱、企圖心與耐性。他的課每周都有作業,除了要花時間念完內容,寫作業的時間隨著困難度增加與日劇增,幾乎一個禮拜每天要花3~5個小時以上思考或寫作業是家常便飯。因為我對資料庫一直都很有興趣,所以念起來雖然費時,甚至因此增加很多白髮,卻深覺附有挑戰性、樂此不疲。
 
修這這堂課的人大概有20幾個人左右,大宗是印度人,除了2個美國人外,我和JK是為二的亞洲人,所以很自然的就變成比較熟,通常上課時他也會坐在我旁邊。這堂課的作業真的很花時間,邏輯或數學的東西和其他學科的東西差很多,如果想不出答案是一個字都寫不出來的,完全不能瞎掰,那時,有時候連在走路我都還在想某個複雜的Query要怎麼寫,某題要怎麼解。在交了幾次作業後,有一次上課前,其中一個美國男生,在上課開始後匆忙的趕到教室交了作業(這堂課的作業只能在上課前交,課堂後不收)。這個男生竟然出其不意的在教授前大耍脾氣,把作業摔在桌上,抱怨他花多少時間寫這個作業,還根本寫不完,他這個反應把大家都嚇了一大跳。因為對印度人或我還有JK來講,作業寫不完應該是自己的問題,這個男生竟然敢怪到教授頭上。還好G教授算是處變不驚,他要求該美國男生下課後來找他談。除了可為這堂課的龐大壓力下個註解,美國學生的自我中心可見一般。
 
因為深感作業的困難度頗高,JK建議我們一起討論,我也欣然接受。試了幾次後,我開始覺得有點負擔,因為每次都是我全寫好,JK等著對答案或聽我講解,心裡開始有點不爽。因為其他課業也蠻重的,有點像是我特別花時間和他講解,後來我自私的和他說,我覺得有點浪費時間,不然就取消討論好了,他說OK但是可否繼續對答案的部分,也就是我寫好後,讓他對答案,一開始我答應了,但是一兩次後又開始覺得很不舒服,我辛辛苦苦寫好的作業,他只要對一下,就輕而易舉的和我一樣拿滿分或是有時候更高,所以有一次,在交作業前一天,他又照例打電話來,我當天不知怎麼了,就狠下心不接電話,整晚他打了無數次沒人接的電話,最後他email給我,我也都沒有回答。後來隔天見面,我當作沒事般的和他說我昨天很晚才回家之類的藉口,他也沒說甚麼就是笑笑的說沒事,但是這件事之後他就從來沒和我借過作業。其時他應該知道我在撒謊,因為他也認識我其中一個韓國室友,只要問一下那個室友就知道我當天是在家的,但是戳破這個謊言,對雙方也沒有甚麼好處。反正,自此之後,我們就處在一種微妙的競爭狀態下,當我拿到作業後,他會瞄一下我的成績,還常常在教授的Office Hour時不期而遇,互相在教授面前比誰的答案對,誰竟然哪一題不會。
 
然後這堂課最後有一個實作Project,要完成一個線上的航空訂位系統,雖然兩人之間有奇怪的互動,JK還是開口問我和他一組,我也欣然答應。因為Java Web programming本來就是我的強項,我也自認為比他有經驗,所以這個合作的過程我以非常強勢的態度主導所有的設計-舉凡如何設計data schema到前端後端程式設計,我一路都是以”My way or highway”的態度壓著JK,處處秀出自己比他好的高傲姿態,JK堂堂一個韓國大男人,卻對我這惡勢力,處之泰然,他表面上並沒有表現出不屑或是要跟我吵的意思,或許他心理很X,但他的感覺完全不在當時的我的考慮範圍之內。雖然最後我們也真的是少數幾組有把所有需求作出來的拍檔,但是時至今日我只要回想其我當時自己的嘴臉,都覺得很討厭自己。
 
後來下一學期,我們又狹路相逢一起修另一堂課。這次,他和後來成為他女友的韓國女生一組,我和JK的另一個室友X一組,X是大陸廣州的移民,個性隨和,而且可能因為JK和他說了關於我,所以他一開始就一付作業就靠你了的態度。這堂課我上課的次數一隻手數的完,當時我已經在作intern,外加我認為這堂課對我之後的工作沒甚麼幫助,自以為是的省略很多課。但是作業還是要交,本著我不服輸與自大的態度,作業也是幾乎是我一手包辦,對於實作的部分我還是信心滿滿,JK一樣不敢當面借我的作業看,偶而遇到我旁敲側擊一番,我記得要交期末作業時,他轉而像他的室友借了我們的期末報告參考,最後他們的成績,竟然比我們高了2分,我記得X和我說了這件事後,心裡竟然有了我怎麼會輸給他的離譜心情。
 
畢業後,搬離了Stony Brook,就沒再連絡過。我和X倒是電話連絡了幾次,但是等找正式開始工作,生活有著其他目標,也有意無意的把這件事放在塵封的箱子內。有時突然想到JK,認定他應該覺得我只是個台灣來的自以為是的Bitch罷了,兩人再也不會連絡。
 
也是因為這層關係,JK試圖找我去他公司工作對我來講深具意義。到頭來,他竟然還是願意和我一起工作,甚至認為我很smart and talented。不管他不是眼睛被拉ㄚ蒙蔽了,他的這個動作除了給我很大的力量,另一方面亦給我很大的壓力。他認為我如果加入他的公司一定可以帶給這個工作多大的幫助與變革,他也是一心希望能從我身上學到些甚麼,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當時的我,經過這麼3年多歷練,我的鬥志與自信被消磨的幾乎一無所有,變成了只想上班下班,玩樂的傢伙,我不但沒法在像以前那樣和他一起競爭(因為我真的搞不好會輸),最重要的昰我已經失去了那個want to be the best的心。沒有那個東西,我只是Nothing。我很清楚,我能騙別人,但是不能騙自己。這也是為何當時我一開始就沒打算接那個工作最重要的原因。
 
 
這次再連絡,物換星移。我已經搬到多倫多,搖身一變變成已婚身分,對即將展開新的工作又開始充滿希望。至於JK,也於去年五月和女友結婚。他對我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充滿祝福,我也很高興他找到幸福歸宿。雖然我從來沒有和JK說過我對於之前的霸道充滿歉意,朋友到頭來還能彼此互相祝福與鼓勵,對我來講已經大過一切了。
 
JK信最後補了一句話:Life is full of drama!
 
他講得一點都沒錯。而每個人能在自己的drama裡成長、茁壯、省思,才更能成就人生的精彩!
 
 
 
寫了這麼多自己的心情轉折,最重要關於工作的資訊在下面。JK的公司目前正在找軟體工程師,以下是Job Description:
 
最好是正待在紐約地區,隨時可以面試者。他們公司會Sponsor H1B,但是因為需要能儘快加入公司,有OPT或H1B者會優先考慮。有興趣者,請留言留下聯絡方式。先講在前,我只是負責轉email,後續的recruiting 或是interview process與我無關。
 
 
Responsibilities:
The Software Engineer's primary role will be to work closely with the Company's Chief Software Architect on many aspects of development of the Company's core news product offering.  The successful candidate will be able to interact with both technical and non-technical team members to develop and implement ideas, troubleshoot, prototype and improve existing infrastructure.
 
Qualifications:
We're seeking top Software Engineers who are eager to join a dynamic team responsible for major, high traffic Internet sites.
 
The ideal candidate will have the following credentials:
BS, MS or Ph.D. in Computer Science, Computer Engineering or a related field.
Strong understanding of system design, software architecture and web technologies.
Solid algorithm background, awareness of time and space complexity.
Expertise in .Net and C# strongly preferred.
Self-starter, able to thrive in a very dynamic, fast paced work environment.
 
Salary: 我已經寫信去問JK,等收到數字再放上來。
創作者介紹

女工程師的美加生活手札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