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不記得有多少次,在即將要面試的公司附近,踱步躊躇著,心理直想著要回家。
 
大學開始的無數打工經驗,因為大部分是服務業,所謂的面試也不過是聊天。只要應對進對合宜,入取的機會極高,說是百發百中也不為過。其中比較有點考驗的算是某知名電腦補習班講師的職位,當時他們還要求我先試教,我記得是花了挺多時間準備要試教課程,但是現在回頭看,事前天人交戰程度,比起後來北美的求職過程真的是有如九牛一毛,完全沒有殺傷力。
 
畢業後的求職經驗,也沒有甚麼多大困難。前兩個加起來作不到四個月的工作,都是面試完沒幾天,主管就打來說入取了。後來做了二年轉變我人生的工作,面試前沒有甚麼特別準備,就是帶著履歷赴約,面試的過程接近聊天,只有最後未來主管出奇招考了我一個邏輯的題目比較出人意表外,結果也在我答對該題後,他就當場問我哪天可以上班。出國前為期半年的工作,也是和未來主管相談甚歡後,直接在面試時就決定哪天可以上班。
 
殊不知這些順遂,在之後的幾年,連本帶利的以幾十倍的強度向我要回來。
 
在北美求職因為面試不好拿,履歷寄了幾百封搞不好一個面試都沒有。所以一旦有面試,那個事前壓力與緊張程度是隨著面試逼近以指數成長,不但和職位相關的所有技術都要準備好可能會被問到的問題,還要準備如何應付非技術的面試與面試需要注意的技巧,最後再來對自己信心喊話,對自己做足心理建設。這些事前的煎熬就算了,能殺死我最多細胞的是準備要進入面試前的30分鐘。
 
在那30分鐘內,腦中天人交戰。通常都是腦中的小惡魔會先出現,開始大力勸退:”既然這樣不甘不願,乾脆放棄好了,想一個理由說改期好了,可以說是身體不舒服、地鐵有問題或是臨時有事。反正也不一定會面試上嘛! 不如咱們回家好好休息,養金蓄銳一番”。如果是後來想要換工作時,小惡魔還會加上幾句對當時工作的讚美:”反正現在的工作也沒那麼差呀。薪水不錯,主管也對你很好呀。幹痲來這裡受人家評斷,搞不好還會被羞辱一頓呢。回去吧! 走吧! 回家吧!”
小惡魔想了各式理由要幫助主人逃避面對現實。
 
不過還好我的小天使也不是省油的燈,在小惡魔諄諄善誘下,我已經幾乎想要轉頭回去的當下,小天使會適時從中出來阻止:
“你這樣算甚麼?! 連這一點的考驗都過不去,還想完成甚麼大事! 不過就是個面試罷了! 就當是和陌生人聊聊天。之前也已經經歷過大風大浪了,就算是被拒絕又怎樣,就當是個絕佳的練習機會,有些人想練習還沒有機會呢!”
小天使一層一層的戳破主人虛假的謊言,把我引回正途。
 
上禮拜五,我又來到了這掙扎的30分鐘。
 
坐在公司一樓的大廳,胃中的butterfly開始亂竄到不行,望著落地窗外來來往往的人,小惡魔又開始見縫插針:”這個工作你搞不好不會喜歡,那幹麻浪費時間來面試呢? 你真的要放棄每天能睡到自然醒的生活嗎?可以自由自在寫作、看書、在網上亂晃的生活不好嗎? 讓老公養也沒甚不好呀? 全心經營家庭也是個很好的工作壓?” 小惡魔又開始魔音傳腦。
 
“你是怎麼一回事? 怎麼能有這樣的想法? 想在財務公司工作不是你的夢想嗎? 你這幾天準備那麼充分有甚麼好怕的?不是你自己說想要在這裡有工作經驗嗎?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喜不喜歡? 人不能太懶散,每天睡那麼飽也夠了吧。是時間好好面臨新的挑戰了” 小天使的道德勸說,又開始奏效。
 
拜小天使之賜,至今我還沒有落荒而逃過。除了小天使的幫助,2006年中我發現了一個給自己無限能量與勇氣的方法。是有一次從Bravo TV 的”Million Dollar Listing”裡學到的英文表達,當中的一個房屋仲介要去談一個幾百萬美金的交易,當他要步入對方家裡前,他對著自己說:” Breath In Faith, Breath Out Fear”,然後大大的呼了一口氣,接著大力的吐出來。我當下覺得這真個英文表達真的太貼切了,馬上隨手抄下來。後來好幾次,在我要面臨的考驗之前,我就對自己說這句話,然後深深的吸呼一口氣,效果真得很好。
 
吸氣的時候,彷彿吸進了無限勇氣與信念,呼出來時就把所有的恐懼擔心完全排出體外。不論是甚麼場合,都很有用。我記得2006年底,我有點半屈半就的代表我們team去Tampa Bay出差的責任,一般人有這種機會通常都是很榮幸萬分,當時因為自己有點在工作的低潮,加上生活失去目標影響心情甚大,其實還蠻不想去的。想到要和一堆不熟或是根本不認識的外國人Social心情就覺得很煩,要出發前也一樣經歷小天使與小惡魔的對話。直到到了Tampa Bay下榻飯店,準備要去和業務部門那邊的代表見面前,我告訴自己:
Breath in Faith, Breath out Fear”, 大力的深呼吸後鼓勵自己一定辦的到,大不了就是演一場英文劇而已。結果是出乎我意料的順利,兩天的會議,我覺得自己表現得非常專業,也達到幫自己team作為Business、Vendor、和印度外包商間的溝通橋樑的重責。
 
而這次面試,在經歷惡魔與天使的對話後,我深呼吸了好幾次,把所有的憂慮全都吐出來,吸了滿胸的勇氣後,平靜的步向電梯,準備經歷另一場生活的歷練。
 
然後,就在面試完後兩個小時,當我還在自我反省哪些地方在面試中表達有待改進後,電話響了。話筒那傳來的是負責接洽面試的Recruiter MW充滿精神的聲音,我腦中第一個閃過的念頭:”不會吧,沒有上有需要那麼快通知嗎?”
 
疑問馬上在MW開始恭喜我面試的表現很好後煙消雲散,他提到剛才已經和Hiring Manager通話,他說對方對我很滿意,要我拿出紙筆把把Hiring Manager對我的feedback寫下來:
1. 全場都有Eye Contact。不論聽或是講話時,都是看著她和另一個工程師。(這次面試有兩個人在場) [註一]
2. 問題回答得很好。他說不是我本來的表達能力就很好,不然就是我的Interview Skills很好。我自己歸功為充分準備的結果。
3.最後也充分提問。我最後問了三個問題。
 
接著,讓我很吃驚的事情發生了。他說:”Hiring Manager在面試完的兩個小時內,已經決定要給我Offer。”
 
 
很多事情常常沒有我們想像中的糟糕,是我們自己營造出的負面情緒,制止自己的許多可能性,而我們欠缺的,通常也不過只是個深呼吸。
 
 
 
[註一]
我建議要在北美找工作的人,Eye Contact一定要練起來。我覺得在台灣,很少強調這個重要性,但是這裡講話看著人家眼睛是自信與尊重的表現。我本人其實也是很不習慣看著別人眼睛講話,但是我發現一個技巧很好用,與其想著要eye contact,不如想成去看對方眼睛的顏色,這樣比較沒有壓力。像這次我就看到Hiring Manager的眼睛是棕色的。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Browny
  • 一直看著對方眼睛講話真的蠻不習慣的 XD<br />
    這是文化差異的關係嗎 @@
  • Max
  • Congratulations!
  • JimmyLai
  • 美國人最重視的是信任,如果銀行的信用紀錄不好,這一輩子想跟銀行借<br />
    到錢就有如登天之難。這也是因為美國對人際之間的互動相當的在意,我<br />
    爸爸跟他們打交道所學到的就是,說話一定要看對方的眼神,如格主所<br />
    言,是尊重與信任的表現。<br />
    我小的時候就不敢直視別人的眼神,我都是先從鼻樑開始訓練的,習慣之<br />
    後就還好了。倒是不少人會避免視線接觸,讓我覺得有點不受尊重,特別<br />
    是講重要事情的時候。
  • nycEngDiary
  • Browny,<br />
    <br />
    我也是很不習慣的. 但是外國人從小就被教育成這樣, 所以對他們來講是稀鬆平常的. <br />
    亞洲人講話時,習慣往下看,或是看其他地方, 如果談話對象是外國人的話, 很容易會<br />
    被認為有點沒禮貌、害羞或是對自己講的東西沒有信心。<br />
    <br />
    Max,<br />
    Thanks.<br />
    <br />
    JimmyLai,<br />
    你講得沒錯。<br />
    <br />
    Jodie<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