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is the heartbeat near my heart!”
“Fashion is my life!”
每當聽到Project Runway的參賽者,訴說著自己對服裝設計的熱情,自己除了為他們的執著感動外,心理某一塊小小的角落,總是忍不住暗暗抽痛一下。
 
大學剛畢業後,對自己的未來沒有特別明確的規劃,唯一很清楚的是要成為電腦工程師。在經歷兩個各歷時3個月、不是很投緣的工作,我加入了一個當時很有前景的.Com公司,而且一待就是2年。這兩年間,現在回頭看,其實是後來我一直想追求的工作上的烏扥幫-自由的環境(常常中午進公司,臨晨回家)、技術能力頂尖的主管與同事、一群互相切磋上進的同事與朋友。雖然處在當下,覺得環境有很多問題,但是那兩年或許是我人生以來最有衝勁與熱情的兩年光陰,週末自動自發去公司看書(那兩年內看的書搞不好比大學四年還多),在沒有獎金鼓勵下去還自費去考認證,而當時年長我8歲的主管,也是我的role model,心理暗暗希望8年後我也能和他一樣,能夠獨當一面、學有專精並且能夠啟發後進,而在那樣臥虎藏龍的環境下,也讓我萌生了想出國唸書再進修的念頭。當時雄心壯志的我,覺得喝了洋墨水幾年後,自己一定可以加入怎樣的大公司,參予研發最新的技術,並且出版書籍以利大眾..等。總之,那是個大膽作夢,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年華。
 
很快的5年半轉眼就過去了,拿到了個CS學位,在美國工作了3年,雖然實現了當時的理想與目標,也真的成長了很多,但是對於工作的熱情,或是成為一個優秀工程師這件事,就像是被突來的雷陣雨澆熄的營火,只剩煙灰飄邈。
 
‘到底是什麼帶來這麼大的改變?’, 我偶爾捫心自問我自己。
 
其實在擠破頭得到在美工作的機會後,開始第一年任何事情都是有點新意,除了適應美國企業環境,工作上也需要花時間證明自己,所以第一年算是充實愉快。第二年因為搬到曼哈頓開始享受city的生活,一方面摸索在工作與生活的tempo,一方面因為工作上已獲得一定的肯定與認同,試圖在工作上開發新可能性。雖然也有換工作的念頭,但工作對生活的影響力比較沒有那麼大。所以,歸本究源,差不多工作兩年後,我開始對於上班這碼子事覺得很提不起勁。我知道職業倦怠症是通病,不論我是待在台灣美國或任何國家,最後都會走到這個死胡同。但是為什麼一個本來壯志可比天高的女子,最後會棄守她的初衷,到現在這個對未來不至可否、談到熱情這兩個字就打太極的田地?
 
我想除了我自己,沒有人可以給我答案。
 
為了讓自己好過一點,自己歸納了以下的原因,希望能從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Lack of inspiration
一個工作或一件事如果不能啟發人的上進心,在一定的時間後,很容易就會讓人喪失向前走的動力。
 
所以我常覺得一個好的主管或領導者,最重要的一個特質就是要有啟發其他人的能力,不論是規劃出理想的藍圖讓大家一起努力,或是他/她本身有讓人看齊的地方,下面的人可以以他/她為標竿,每天都有”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衝勁。
 
或許加入這個公司以前,我都有個目標讓我看齊,我期望新的公司也有一樣的環境,但是事與願違,雖然同事都不錯,但是沒有一個是我真的能從心理底尊敬的。後來,我想大家都是凡人,每個人都有長處與短處,所以我儘量在對方長處裡找出讓人崇拜的地方。但是這樣非出自真心的動機,能持續的時間不是很久。沒多久,又回到原點。
 
其實,最近我覺得,與其要求別人,為何我不努力成為啟發別人的對象呢?
 
Repetition
有一次,在我和朋友抱怨工作的重複性,他說他工作20幾年的阿姨-從護士變成醫生老公助手,和他說過: “All the jobs are repetition!”。我其實也贊成的,我相信就算在多光鮮亮麗的或有啟發性的工作,到頭來還是要重複一樣的步驟或程序,如何在其中找到新意,是端看自己如何把例行公事作的有聲有色,並且賦予生命力。
 
其實軟體工程業,重複性比很多其他產業低很多,新技術推成出新,如果要永遠使用新的技術或新的點子,其實是很難有江郎才盡得一天。就算是同樣的問題,都有很多不同的解法,看你願意投入多少時間與人力而採用不同的解決方案。但問題在於,一般系統建立完成後,要把整個平台轉移到新的環境或系統,涉及的時間、人力和成本不是小事,所以通常都是只要有解決辦法就好,求快不求最好。至於遇到任何臭蟲或系統問題,上層或同事也是抱著能’最快解決的方式,就是最好的方式’的態度,久而久之,自己也不會想投入時間來追求最好的方式,反正問題解決了就好。遇到問題時,機械性的就以自己所知最快的方式,迅速填補漏洞。長時間下來,就算有在多志氣與精力也很難逃過被蠶食鯨吞的命運,最終跟著隨波逐流、被同化成和週遭的人一樣,變成為了工作而工作。
 
其實我並不怕重複,而是環境逼迫下,不得不重複的悲哀讓人心寒呀。
 
Toxic Environment
我記得在某一次和朋友抱怨工作上不順遂,但卻沒有一走了之的魄力,脫口而出”
This is a very tonic job!”。
我之所以會這麼說,因為憑良心講,當時的工作和很多工作環境相比,我相信絕對不差。而且我覺得有人若在我當時的位置上,搞不好會覺得是很不錯的機會。公司是跨國大公司,所以可利用的資源與能接觸到的東西比小公司廣很多,加上很現實的,薪水、福利還算挺優,又會幫忙辦綠卡,加上主管又對我很不錯,不斷給我出差的機會,甚至還讓我升職加薪,對我又常給予稱讚與勉勵。同事們雖然有讓我不喜歡的對象,又沒有讓人無法忍受的到想離職的地步。但是,心理對這個工作的倦怠無力感又是藏都藏不住的。所以當時覺得這工作就像吸毒上癮一樣,你明明知道不對,還是忍不住偶而要來哈一口。
 
如果身處這種Toxic Environment,基本上待個5年以上,應該就很難走的掉了。之前公司週報上,常常背面都有一串做了30 、25、20週年的員工,以前會覺得很不可思議,現在覺得這也沒有什麼可悲的,說穿了,大家不就是追求個穩定、安全、有好薪水的工作嗎? 還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找到讓他們中毒的工作環境,如果能步的出來,就會像我一樣對未來有點迷惘,如果持續待過5年以上,基本上工作就只是個工作與一個生存的工具吧。
 
之所以不可悲,因為只要能擅用時間,下班後,還可以是活龍一條,不僅可以享受生活,還可以繼續經營自己的興趣。我覺得這是外國人和亞洲背景的我們很不一樣的地方,除了工作之外,很多人都有其他的興趣或專長,工作並不是唯一。 像我之前的指導教授,提早好幾年退休,我當時問他為何提早退休,他的回答讓我印象很深刻,他說他要開始經營自己的第二興趣,要試圖成為一個成功的sculptor,Sculpture一直是他除了教書外的興趣,且陸續有參與地方的展覽。從一個成功的CS的教授到Sculptor,兩個一般風馬牛不相干的專長,都能帶給他不同的成就感。
 
後來工作上的幾個美國同事,也讓我很欽佩。AK,在工作上是個前端的UI programmer,但下班搖身一變就是個Artist,而且不是那種隨口說說的,他還在Union Square的畫廊辦了好幾次畫展,我在他寄給我的網站上看過他的作品,真是有兩把刷子的。而且我離開紐約前和他聯絡過,他現在開始和幾個朋友創辦非常有理想性的社區小學,主要宗旨是要讓所有的學生自由學習而不是被制式教育所填滿,不僅立意和用心都讓我覺得只顧自己的視野也未免太狹隘了。
 
另外,JN,是個每天要產生一堆操作介面設計的Interface Architect,我一開始只聽說他也是Playwright,後來到他個人網站上一看,才知道他還有多重身分,不僅是作家,又是演員。他要離職前,我才發現他的多樣貌所以也email希望他能繼續下去,他回信說他絕對不會放棄這些興趣,因為這是讓他繼續下去的動力。
 
相對於我,因為曾經最大的興趣也不知道是幸不幸就成為我的工作,所以下班後不是和同事朋友飲酒作樂、享受美食,就是和朋友抱怨工作、討論人生目標,雖然我也喜歡電影、音樂、電視、書籍,但是還不到想要經營為事業的地步。
 
想想或許真正toxic的是我的生活態度吧。
 
9-5 Constraint
我一直都很討厭限制,從小就常常沒辦法趕上上午學校的升旗典禮,對於每天7到5的作息,有時覺得快不能呼吸。所以我一直都知道,我絕對沒有辦法從事公家機關或是任何作息正常的工作。
 
還好,我一開始的工作是一個夜晚比白天更美麗的環境,很多工程師都是夜貓子,直接在公司洗澡或打地舖睡在公司也挺常見,也不知道是怎樣,晚上的靈感似乎比白天多,加上都不需要打卡,只要工作做完,不耽誤跟大家開會的時間,出入公司的時間是很自由。
 
但是在出門在外,身處番幫後,凡是都得退一步。想都沒想到,我竟然也入境隨俗了,做了3年的9~5的上班族。雖然不用打卡,我的公司並非IT產業,所以大部分人的上班時間是制式的9到5。很多同事住在紐澤西或長島,他們的進入和離開公司的時間是和NJ train或LIRR (Long Island RailRoad)的時刻表相連的。大體上,過了6點,我們那一層大概就人去樓空了。因為Rush Hour過後的Train Schedule是每半個小時或一個小時才一班,大家都趕著6點前走。我因為一直住在紐約市,所以稍微有一點彈性,但為了不耽誤大家的時間,有一陣子我真是很準時到公司,為了保留我自己小小任性的自由,所以幾乎每天出門的時間都不一樣,基本上是10點前後到公司,6點走。常常在MSN聽到在台灣的同學朋友需要加班或是週末上班,我是已經忘了加班兩個字要怎麼寫。我其實不相信加班能做比較多的事,一天上8個小時都已經快累死了,不需要加班我是舉雙手贊成。但是長時間被捆在同樣的時間與空間內,以前刻意隱藏反骨的個性,偶而還是忍不住會露出頭來,所以後期偶而病假、偶而working form home,一堆藉口,就是為了跳出這個9~5的輪迴。
 
有誰能告訴我,世界上真的存在薪水優,穩定,又能自由上下班又充滿挑戰性的工作嗎?
 
Insufficient affirmation from Incapable Coworker(s)
人,有時候真的很欠揍,對於別人的稱讚肯定當成耳邊風或是客套話,但是對於陌生人或是半熟不熟朋友的批評確是可以記在腦中很久,反覆拿出來溫息折磨自己,變成活在別人口裡的奴隸。
 
我也是這種人之一,一直以來,我尊敬的人,在時間的歷練下,最後都會給予我肯定。但是我不尊敬的人,卻常常帶給我打擊。而且我還很白目的,常常上勾,自己在人後搥胸頓足、恨的牙癢癢的。
 
在我工作的環境中,就有一個這麼一號人物。他算是後來才進入公司的,所以我們交手的時間差不多兩年。一開始我對他還不是很討厭,反正就是同事。後來他做久了後,就常常擺出不信任我的樣子,但是若是他有讓我尊敬的地方,我對他的態度或許還可以接受或會自我檢討是否我需要改進。但是他又是那種只是嘴上會說,做了2年系統細節什麼都一知半解,當個PM確連需求書都寫不出來,只會依靠他人做事,唯一他做的事就是用Visio建立project plan,project plan上的日期和components還常常出錯。他在乎的事情就是到底project可否完成,能完成的話,他就什麼也不管。我常和其他同事們背後認為他很幸運,因為我們這個team的人,都很負責認真,project從來沒有delay,因為他是PM,所以這些都變成他的功績。加上他又是號稱我主管的right hand man,因為我主管後期真的很忙,所以和他接觸時間很少,他都是透過這名仁兄來獲取我們的資訊,真的也不知道他都在我主管前講了些什麼廢話。
 
他曾經好幾次讓我覺得真的不受尊重,有一次我還不舒服到直接坐在電腦前眼淚就控制不住留下來,後來決定和他直接講出來,他當然不承認對我有特別不信任,態度還變得超好,一方面要給我人帶,一方面又要我主管讓我代表我們team去出席一個會議,美國這個社會就是’哭的大聲的小孩有糖吃’,這件事可獲得證明。但是,後來真的是還蠻看不下去他的作風,且沒天良的事他竟然可能被升遷成大家的主管,我只要想到我如果要和他報告的話,我是肯定會離職的。還好,我離職的時間點,在他被升遷之前,算是逃過一劫。
 
我曾經和工作很久的美國朋友提到這個問題,他說這種狀況真的很普遍,尤其在大公司是這種人最好的藏匿處。所以要學習如何和這種人交手,並不受其影響,真的是之後要繼續在大企業中生存很重要的技能。
 


我一直覺得,人各有優點,只要找一件事,做的比大部分的人都好,就能在職場上生存。甚至現在,我還是覺得如此,像寫程式這件事就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很多數學家或理論家,是連一行程式都寫不出來,所以寫程式這件事,就是自己一個無可取代的技能。但是如何擅用技能,經營出自己的Career Path並且一直保持熱情,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在我收集的金玉良言集內,有以下的佳句(它的出處不詳),我覺得非常有啟發性。
 
你不能決定生命的長度,但是你可以控制他的寬度 。
你不能左右天氣,但你可以改變心情。
你不能預知明天,但你可以利用今天。
你不能樣樣順利,但你可以事事盡力。
 
沒有人啟發你並不可怕,轉個彎讓自己啟發別人不是更有意義?!
重複並不可怕,人生不就是不斷重複的喜怒哀樂所拼湊而成的嗎?!
Toxic Environment 不可怕,擅用下班時間培養興趣仍舊可以過的充實。
9-5的工作雖然可怕,但是可以調整心情看成是修行。
豬頭同事不肯定你不可怕,把他/她的話當成耳邊風,不是報應不到他/她,只是時後未到。
 
真正可怕的是失去改變、面對困難並盡力做好每件事的心呀!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感觸很多的一篇文章<br />
    1999年的時候,我加入了台灣本土地瓜網路公司<br />
    也認識一個跟妳同名而且也很厲害的女性工程師<br />
    (當時公司的傳奇人物)<br />
    工作的第五年後,覺得在無止盡的技術追逐中<br />
    還有永遠趕不及的時程裡,幾近投降~~~<br />
    很想去賣雞排算了。<br />
    不過,又三年過去了~~ <br />
    看到妳的文章,覺得好像找到知音人<br />
    也期許自己有當初的熱情,並持續下去。<br />
  • Jodie
  • 給樓上的舊同事, <br />
    <br />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 希望你能不放棄,找回自己的熱情,好好加油下去<br />
    噢. <br />
    <br />
    Jodie<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