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出國前,對於上館子這件事總覺得很冷感,覺得巷口的麵攤就好吃的不得了了,為何要上餐廳吃各國料理。在大學時期認識一群對吃很有研究的老饕食客,陸陸續續和他們到處吃了一些所謂有名的餐廳,或是各式家聚時被學長姐帶到大飯店喝下午茶或餐廳聚會,現在回想起來,到底吃了哪些東西,印象真是有夠模糊。因為我當時的心還是沉迷在大安路與信義路口的老趙刀切麵與感謝您鹽酥雞、通化街的麻辣腸旺臭豆腐、新莊新泰路24HR臭豆腐與麵線、師大夜市的燈籠魯味、新莊新興街市場的肉羹米台目外加燙青菜或小菜,光這幾樣東西就可以讓我流連忘返,每天吃也不嫌膩,其他什麼各國的有名料理,對我來講,就像情人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完全沒有比較的空間。
 
真的人不能太鐵齒,出國後,這一切,悄悄的轉變。
 
常聽說留學生身處異鄉幾年後,男的變成萬能水電工兼阿鴻上菜,女的變成傅培梅,這在我身上還真的蠻不適用的。在長島的兩年,因為一開始沒車,走路範圍內除學校餐廳外選擇寥指可數,因此的確是學了一些煮菜基本功,但是進度的幅度也只是從蛋炒飯到可以魯一鍋魯味來吃的程度,另外在楓葉國教練指導下,可以來個紅醬碎牛肉意大麵,其他的就是我自創的”一鍋通”煮法,各式湯底外加一堆青菜、肉、麵有的沒的一堆下去煮到熟就是了。有了車後,開始向外發展,朋友介紹了一家台灣人開的餐廳Empire Sichuan(竟然有賣臭豆腐),找了幾家還可以接受的中式外帶餐廳,一家非常好吃的墨西哥餐廳Green Cactus和海港附近的海鮮餐廳The Steam Room、還有幾家偶爾而可以吃的美式餐廳,除了到Flushing大快朵頤或到Toronto的假期,日子就在這些餐廳的外帶與有一撘沒一撘的”一鍋通”自煮下過了。
 
開始到曼哈頓工作後,起初為了和大家聯絡感情,會帶午餐盒加入午餐聚會,但是沒幾次後,就故態復萌,開始不安於室,公司附近剛好有Korean Town,於似乎有一陣子韓式豆腐煲湯、各式韓國料理成為我的最佳午餐伴侶。開始上班的前一年住在Rego Park,Queens,通勤到曼哈頓的時間有點長,所以週末比較少往曼哈頓跑,取而代之的則是和當時的室友常常週末跑Flushing或Forest Hill吃飯,舉凡潮州菜、台菜、四川菜、馬來西亞菜一網打進! 但真正改變還是搬到曼哈頓,陸續住在走每兩步就一間有特色的餐廳或酒吧的Chelsea和Upper West Side,鍋碗瓢盆隨之束之高閣,很少需要在動用。而在兩年中,我的味蕾也正式接受外來食物的入侵,西班牙菜、馬來西亞菜、越南菜、泰國菜、墨西哥菜、義大利菜、法國菜、比利時菜、中東菜、古巴菜、希臘菜、祕魯菜、土耳其菜、摩洛哥菜、日本菜、韓國菜、中國大江南北的菜..等,反正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餐廳,我都非常樂意嘗試,甚至美式料理我都開始可以慢慢接受,已經到變成個人興趣的程度。我初略統計過,這幾年的時間,光餐廳我就吃了大概有130間左右(不包含Bar、在Toronto或美國其他城市試的餐廳),當然除了一些是之前在長島、Queens吃的外,絕大部分都是在曼哈頓本島上。這個小小的島上,光餐廳就有2萬多家,而入選餐廳Zagat評比的就有兩千多家(Zagat是類似Michelin Guide一個專門作餐廳料理評比的組織,只要餐廳獲選Zagat Survay,餐廳外面都會貼有Zagat的貼紙,因為有其權威性,一般來講都不會太差)。所以和我當了一陣子食友的H說,在曼哈頓根本吃不完所有好的餐廳,只要是評比各式料理前十名餐廳,都是在水準以上,很少會有失望的例子。真的所言非假,只要稍微有作功課,想要在曼哈頓滿足你的口腹之慾是輕而易舉的。
 
接著就來談談可以讓我原本台到不行的味蕾,逐漸改變的各國料理與餐廳。有機會到紐約的話,別忘去大快朵頤一番。
  • Spanish/Tapa
  • Mexican
  • Malaysian
  • Vietnamese
  • Chinese-Sichuan
  • Chinese-Cantonese
  • Chinese-Shanghai
  • Chinese-Fu-zhou
  • Taiwanese
  • Chinese-Beijing
  • Chinese-Mixed
  • Korean
  • Japanese
  • Belgian
  • Seafood
  • Italian
  • French
  • Thai
  • Dinner & Brunch
  • American-Coffee Shop
  • American-Hamburgers
  • American-Donut
  • Cuban
  • Greek
  • American-Pizza
  • American-Hot Dogs
  • Middle Eastern
  • Moroccan
  • Pan-Asian & Spice Market
  • Peruvian
  • Argentinean
  • Steakhouse
  • Southern & Soul
  • Portuguese
  • Ethiopian
  • Indian
 
Spanish/Tapas
之所以熱愛西班牙食物,很大原因是它讓人食指大動的Paella(海鮮飯)、樣式眾多琳瑯滿目又可口的Tapas與美味水果酒(Sangria)。
 
叫我如何抗拒海鮮飯?

海鮮飯(Paella)源起於西班牙的Valencia,Paella在Valencia語是意指”frying pan”,所以傳統海鮮飯是用大淺的平底鍋來烹煮,除了米外,成員有各式海鮮、肉、蔬菜,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香料Saffron,Saffron是對東亞料理來講是蠻陌生的香料,但是在中東,歐洲或印度料理卻是很常見。加入Saffron後,海鮮飯的外觀成為黃菊色,吃起來時會有一種淡淡的花香味。
 
在紐約西班牙餐廳的菜單上,通常會有兩種海鮮飯的選擇:
Paella Valenciana
這是傳統Valencia風格的海鮮飯,裡面會有肉(雞肉、臘腸)與海鮮(Calms、Mussels、Scallops和shrimps),另可外加龍蝦。
Paella Marinera (or Seafood Paella)
雖然Valenciana是Paella的正統,但是我個人最喜歡的還是Marinera,原因無他,正因我是海鮮的熱愛者! Marinera和Valenciana的差別其實就在有沒有肉而已,Marinera有所有Valenciana的海鮮,但是因為只有海鮮,所以海鮮份量會比較多。有的餐廳的Marinera是含龍蝦的,有的則要另外加龍蝦。
 
另外,雖然傳統的海鮮飯是用平底鍋煮,但是我在紐約吃到數家好吃的西班牙餐廳都是用Pot(類似煮麵那種鍋子,請看下圖)呈出來的,而非平底鍋。有可能是用平底鍋煮好在倒入Pot? 或是還有其他煮法就不得而知了。
 
 
我第一次吃到海鮮飯是在一間位於W4 的Mex-Spain 餐廳-Tio Pepe,雖然名為Mex-Spain餐廳,實質上它比較傾向於墨西哥餐廳,但是因為殖民色彩的原因,很多墨西哥菜都有一點西班牙菜的影響。我點了該店的自稱特色的Paella,吃了後馬上驚為天人。因為我對米很挑剔,太軟太稠太硬我都不能接受,所以煮的適中的海鮮飯(之所以說煮的適中,是有些餐廳的海鮮飯很濕,有些很乾),會有粒粒分明的米飯,而通常偏硬的長型米在醬汁的協調下,飯粒變的軟硬適度,還有無敵美味的海鮮成員-Lobster、Scallop、Calm、Mussels、Fish filet,雖然份量很多,我還是忍不住一口接著一口。自此後,我就變成海鮮飯的食奴,開始試圖發掘在City好吃的海鮮飯餐廳。前前後後,試了10家以上,以下是我的心得報告。

 



以下排名純粹以我個人的喜愛程度而定:

 

 
 
 
這家位於West Village靠近Meat Packing District 的老字號西班牙餐廳,內部的裝潢反映的這家餐廳的歷史。黑白、泛黃照片掛滿牆上,看起來有點年代的木製的裝潢與座椅,彷彿緩緩傾訴自己70年來多少西班牙移民家庭的故事。
 
而之於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好吃的令人魂遷夢縈的西班牙海鮮飯與海鮮Tapas。在06年生日當天,因為當天產品成功上線,提早下班,拖著讓我任選餐廳HT到這家耳聞已久的西班牙餐廳,準備大啖海鮮與痛飲Sangria。因為到的有點早,聽說平常是一位難求的餐廳,是出奇的空曠,除了我們外只有一個家庭坐在離我們兩步外的木製小隔間。看似三十出頭的、非常熱情的西班牙Waiter,熱情的招呼我們。當然我們先以一桶Sangria起頭,除了必點的Paella a la Marinera with lobster,當主菜,又點了Shrimp cocktail當前菜。在了解我走海鮮路線的口味,Waiter 熱心推薦的Mussels a la Gallega,成就了無敵海鮮組合大餐。
 
 
首先,在品嚐前菜時,兩人就對海鮮材質的鮮美讚不絕口。Shrimp cocktail的新鮮大蝦,直接吃都散發著本身肉質內涵的甜美,完全不用沾醬。大蒜白酒醬的Mussels也是不遑須讓,Mussel肉質肥厚,醬汁也是不濃不膩、恰到好處。等到一大鍋用鍋子Pot裝的海鮮飯上桌時,才是真正重頭戲上場。對我來講,Paella的飯最重要,在來是海鮮的新鮮度,從前菜就可窺知這家的海鮮應該是一等一,所以唯一的變數就是飯了。我吃過幾家餐廳失敗的Paella,飯不是非常濃稠就是過鹹,但是El Faro的飯,就是正中我最愛那種粒粒分明,不能太軟或太硬的嚴苛標準,飯粒呈現標準的黃菊色,亦散發的應有的Saffron香味,完全是10分。還有它的海鮮份量非常海派,不像有的店海鮮給的很少的(以下會提到)。眼見10分飯+上等大量海鮮在眼前,兩人便開始肆無忌憚的狂吃。
 
另外它的Sangria也是水準以上,不會太甜或太稀,和一般用塑膠Pitcher不同,它是用一種木質Pitcher呈酒。而且它除了一般Pitcher Size外,還有Jumbo和El Gianante 兩個巨無霸大小。因為HT很能喝,所以我們點了Jumbo,後果是根本喝不完,因為海鮮飯份量就多的不得了,所以雖然巨無霸Sangria看起來很過癮,除非是3人同行,我點想普通Size的就綽綽有餘了。
 
我記得吃飽喝足後,我已經是到快要吐的程度,這好像是每次吃到好吃海鮮飯外加Sangria的通病。兩人拖著沉重的身軀,一路散步到Union Square。雖然是12月底,但是天氣出奇的一點都不冷。剛好還遇到Union Square有一個特別結合感應設備的藝術創意燈展,從上方照下的投射燈,有蝴蝶或各式奇怪的圖形,隨著人身體的移動,圖形會跟著人跑或遠離人。看著一堆人不分大人小孩,都在投射燈下,跑來跑去,我也趁機跟著運動,企圖消除飽脹的肚子。
 
有著初秋氣息的晚冬,挽著HT的手,望著追足著燈影的人們,這是一個值得紀念有海鮮味的New York Moment。

 



El Quijote
http://newyork.citysearch.com/profile/7104911/ 

 
(This image is extracted from citysearch.com)
其實已經久仰這家餐廳很久,因為這家歷史悠久的餐廳,就坐落於我曾經居住的Chelsea公寓左邊的另一個觀光景點Chelsea Hotel一樓。每每看到穿著正式的人來往駐足於餐廳前面,雖然很多次想進去一探究竟,總覺得需要有一個比較正式的理由。
 
母親大人的到訪,給了我冠冕堂皇的理由來見識一下它聞名的Paella和所謂獨家秘方調製的Sangria。 一打開El Quijote的大門,撲鼻而來的是台灣海產店常有的海鮮腥味,但是很快的就被裡面的寬敞與復古宮廷式裝飾轉移了注意力。El Quijote裡面和外面好像是兩個不同世界,餐廳裡面暗紅色色調搭配著到處金色佩飾品與大吊燈,Waiters傳統黑白西裝的制服,讓人覺得恍如身處在某個宮廷內院用餐,和El Faro家庭式的裝潢,雖然都是西班牙餐廳,卻有天壤之別。
 
不過餐廳氣氛雖然重要,食物才是重點。我花了點時間研究菜單,主要是對前菜躊躇不前,友善的Waiter建議了幾道內類小菜,但是對肉沒什麼興趣的我,後來還是點了Shrimp Cocktail。值得一提的是在El Quijote,如果兩人點Paella,可以加一元就可以有一個湯或是salad。所以當天的菜單是前菜Shrimp Cocktail,兩份西班牙馬鈴薯泥湯外加一鍋Paella Marinera,當然還有一壺他們引以為傲的Red Sangria。
 
首先,Shrimp Cocktail是有點令人失望,因為蝦雖大,卻淡而無味,需要沾醬來佐味。但是馬鈴薯泥湯出奇確是非常可口,其實喝玩一整碗的湯與附加的麵包,我和我娘都已經有八分飽了,剩下倆分飽就分給Sangria。等到海鮮飯上菜時,我們都已經飽到很難在嚥食。但是怎可以入寶山,空手而回,我還是硬著嘗試了幾口飯與海鮮。El Quijote的海鮮飯也是用大鍋子裝的,海鮮仍然走海派路線,乍看和El faro有點神似。吃下第一口我就有又找到寶的感覺,因為飯又是10分。接著進攻海鮮,不同於Shrimp cocktail的失敗,海鮮飯裡的海鮮食材確是很新鮮,龍蝦、干貝、魚塊都很美味可口。我們母女倆盡力吃半天,覺得鍋子裡的東西好像有增無減,而且Sangria還剩下半瓶,所以只好棄守Paella打包回家。

因為看來幾乎沒吃幾口,我記得waiter拿打包完的Paella到我們桌上時,還開玩笑說”Are you sure you can carry it? “ ,因為整包真的沉甸甸的,至少有1~2公斤重,不知道我們吃半天是吃到哪去了。 不過出乎意料的,本來想說隔天吃的話,飯的texture會改變,結果竟然沒有,微波後的海鮮飯還是依然美味可口,連著兩天的午餐我都吃打包的Paella,且吃的津津有味。難怪有一說,Paella的來源是當時國王的伺衛把王宮宴會的剩菜全混到大鍋子裡帶回家吃,而演變來的。

好吃的Paella,就連當剩菜隔天吃也不失其美味的。

 


 

Francisco's Centro Vasco
http://centrovasco.citysearch.vista.com/ 

 
(This image is extracted from citysearch.com)
Francisco 這家餐廳也是位於我Chelsea公寓對面跨個街的距離,這家餐廳的門面有點不起眼,但是它有一個遠遠就能看到的Lobster霓虹燈,所以每次經過那附近,就看到Lobster霓虹燈在向我招手。
 
終於2006初春,在Washington DC被炙陽曬了幾天回到紐約後,我和HT找一天到訪這家餐廳。而吸引我來的其實是Lobster而非Paella,因為拜讀多家網路美食評鑑Francisco都是以其物美價廉、各式大小(最大有到40lbs!)的龍蝦與海鮮聞名,因為兩人都很思念長島Port Jefferson的美味龍蝦,雖然三月底四月初不算龍蝦產季(龍蝦產季是七八月),還是想來見識見識-主要原因還是我嘴饞啦。這家餐廳不接受定位,聽說週末晚餐時間都需要大排長龍,所以我們很識趣的找了午餐過後的較冷門時間來,雖然是週末,直接就有位置坐。
 
餐廳也是出奇的比門面大很多,裝潢偏復古中規中舉風。我們點了一隻2lbs的Lobster,因為已經吃過多次清蒸龍蝦,換個口味點了烤(Grilled)的。然後Seafood Paella外加一壺Sangria。首先,這家的烤龍蝦,是我吃過最好吃的。它呈盤的方式是把龍蝦切一半,然後上面用了一種非常好吃但是神秘的佐料,口感有點酥酥的,硬要說的話,有點像紅蔥頭酥,但是有不全然。反正,配上那個神秘的佐料,原本就已經新鮮可口甜美的烤龍蝦,又更上層樓。

在Google找到一張比較類似的Grilled Lobster,但是Francisco 的lobster比照片中的大又肥美,而且上面覆蓋有一種神秘的咖啡色佐料。
 

和以上兩家店不同的,這裡的Seafood Paella是用平底鍋上菜,請看下圖。Lobster是內附的不用在加點。Francisco的Paella也是十分美味,既然海鮮是的強項,所以Lobster、Scallops、Clams那些都很好吃,唯一有點缺陷的是飯有點偏乾與鹹,所以飯算是9分。
 
(This image is extracted from restaurant's website)
另外這裡只要點主菜如Lobster,都會另外在附上三盤小菜; 有傳統西班牙的炒馬鈴薯片、炒四季青豆與Yellow rice,份量算是非常多,絕對不怕吃不飽,只怕你吃不下。當天,我們兩個步出餐廳時,又是飽到腰桿子快挺不起來,真是愛吃不怕撐破肚的表率。
 
還有,Francisco這家看似不是很高調的餐廳,私底下似乎還小有名氣。我陸續和幾個朋友提到,包含一個墨西哥女生,她和我說她和老公朋友已經來過好幾次了,還有一個美國同事也提到母親生日時曾經到此慶祝,也難怪乎到週末常常高朋滿座,一位難求吧。
 
PS. 我發現比較正統的西班牙餐廳有一個共同特色就是幾乎只有男的服務生,而且服務生都是穿著白上衣黑褲子外加黑色背心,如果是主管就是紅背心,以上三家店都符合這個類別,不知道是不是不成文的規定還是單純風俗習慣,有些墨西哥餐廳或越南餐廳也有類似風格。
 
陸續會在介紹以下的西班牙餐廳:

老闆,來盤小菜(Tapas)!


Tapas在西班牙文內是意指appetizer(前菜),但是和美式前菜動不動就比主菜還大盤不同,Tapas是比較類似我們的小菜、通常都是一小碟,達到淺嚐則止的功效。聽去過西班牙的友人提過,Tapas在西班牙餐廳是隨著午晚餐,免費附贈的。但在美國則演變成為一種料理,在紐約的西班牙餐廳,Tapas的種類極其多,有熱有冷、有海鮮、有肉、有青菜,菜單常常洋洋灑灑就兩面都是Tapas,實讓人費神。但是每每看到端出來盤盤獨具匠心的Tapas,剛剛選菜的疑慮都拋到九霄雲外了。
 
印象中,第一次品嚐Tapas也是在Tio Pepe,當時在場的有一名來自墨西哥的女生,所以她推薦了幾道Tapas,都非常可口美味(我只記得有Shrimps with garlic source)。隨著嘗試的西班牙餐廳增多,也開始慢慢喜歡上Tapas。
 
以下是我吃過幾家提供不錯Tapas的餐廳:

 

 


 

 

 

 

 

 

 有什麼比與好友對飲一大壺Sangria令人心曠神怡?


至於水果酒,初次品嚐是在位於Macdougal street和W 4附近的Olive Tree Cafe,我記得和朋友先到位於東村的日本燒烤餐廳”大將”喝了2個Pitchers的Kilian Beer,然後殺到Olive Tree Cafe又喝了一個Pitcher的Red Sangria,初喝對於Sangria幾乎沒有酒精味相反的充斥的濃郁的水果味與紅酒味相得益彰的口感印象深刻,很快的兩人就幹掉一個Pitcher,我還印象很深的記得,朋友在回家的地鐵站吐了一地的紅色泥狀物…。

水果酒的殺傷力其實蠻強的,一個Pitcher的Sangria通常就是含了一灌紅酒,有的比較強的會有一瓶以上,但因為有蘋果、橘子加上糖和氣泡水沖淡酒精的味道,很容易一杯接著一杯,不知不覺就恍神了。若是在公開場合飲用時,要適可而止。
 
去哪喝好喝的Sangria:
 
今天先寫到此,因為在繼續下去可能會想衝去吃海鮮飯與來壺Sangria。
其他的海鮮飯餐廳與Tapas和Sangria餐廳,下次在繼續寫。至於其他各國的Cuisine之後再來分篇介紹。

創作者介紹

女工程師的美加生活手札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ipi
  • 看著看著就餓了= =".....沒有吃過paella,倒是有在電視冠軍看過<br />
    日本大胃王挑戰西班牙大力士...當時就覺得好好吃啊,一定是我的<br />
    菜.....看了文章才知道這幾年妳過的日子為何...很精采呢!要繼續<br />
    寫哦...也祝妳過得好...^^
  • nycEngDiary
  • Hello Pipi,<br />
    <br />
    謝謝你的分享和花時間看我的文章. <br />
    我保證Paella絕對是你的菜的. 我七月回台灣在來找找台灣有沒有西<br />
    班牙餐廳, 如果有, 要一起來一桶Sangria噢. ^_^<br />
    <br />
    Jodie<br />
    <br />
    <br />
    <br />
  • Derek
  • 真想給妳拍拍手,真是既實用又有深度的海鮮飯調查啊啊啊!!!<br />
    希望妳能繼續努力在NY好吃不倦… : p<br />
    <br />
    很喜歡妳寫的東西<br />
    若是有機會來舊金山矽谷這兒的話<br />
    希望也能介紹妳幾家很出色的西班牙餐廳喔 : )
  • Jodie
  • Derek,<br />
    <br />
    謝謝你抽空閱讀我的文章. 我會試著繼續介紹其他我覺得好吃的各國<br />
    料理的.<br />
    <br />
    之前加州來的朋友說加州有很道地的墨西哥食物, 去年去San <br />
    Diego , 有機會品嚐一家, 算是挺不錯. 也去過San Fransico一<br />
    次, 對它的海鮮料理念念不忘,在Swan Oyster Depot的Seafood <br />
    cocktail和Clam chowder 是在紐約都找不到的好美味噢 <br />
    <br />
    雖然那次沒有品嚐Paella, 但是我相信在餐廳林立的San <br />
    Fransico<br />
    一定也有很出色的西班牙餐廳, 等到下次有機會去, 在和你請教<br />
    了. <br />
    <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