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適逢台灣繳稅季節,2位以前的同事紛紛在MSN暱稱上反應自己不滿情緒,因為在台灣自己只繳過2次稅,已經搞不清台灣稅制有多重。在明查暗訪下,得到台灣的稅大概是全年收入的10~20%。公司會預先扣8%左右,所以到繳稅時,就需要一次吐出2~12%左右不等的錢。不論多少比例,只要想到要把辛苦的錢乖乖奉上給政府,我想脾氣在好人也很難不喊個”Fxxk!”,又遑論若對當前政府有諸多不滿的話,更是不是一個’Fxxk”字了得!
 
但是我冒著會被前同事砍的風險,還是不得不出來說句公道話,台灣的課稅比例算是還合理的,因為比起美國,台灣人民福利算是不錯的。首先,不論是誰,人人有健保,沒有保險生病到醫院看病不會被敲竹槓,加上醫藥合一,所以領藥時,不用在被敲一次竹槓。加拿大也有全民健保,但是加拿大的稅比美國還重,至少有30%以上。至於美國,稅高就算了(以下會詳述),除非是低收入戶可以得到保險補助(若是像我非美國公民或沒有綠卡,當然什麼福利都沒有),普羅大眾都要有保險,一般是透過公司、學校或是自己買。而且保險還不是只有一種,分的可細了。一般的Health Insurance、Dental Insurance、Version Insurance、Life Insurance、Prescription Benefit等。如果要自己買保險,每個月要繳至少300~500美金的保險費,如果是透過公司的話,每個公司不同,公司基本上會幫員工付大部分的保費,員工只需要出一小部份即可。像我之前的公司福利非常好,所有的保險都一網打進,每個月大概只要付100左右的保險費。不像當留學生時,為了省錢,只買Health Insurance,途中又沒有回台灣,兩年下來搞的牙齒毛病一大堆! 有了保險後,不是就無後顧之憂了,美國保險很龜毛,根據不同問題有不同幾付準則,以我的Dental保險為例,洗牙會100%給付但是若是做假牙只支付50%,兩次洗牙的時間還得在6個月以上,加上每年還有一個額度限制,用超過那個額度之後,就變成要付全額,反正保險公司無所不用其極、想盡辦法搶錢,雖然這是不論本國或外國人皆然的現象,但是想到老娘繳大把的稅給美國政府卻連一點福利都沒有享到,本國人至少失業有失業救濟金可以拿,拿工作證者則是一旦失業如果兩個月內沒找到工作,只有乖乖捲舖蓋打道回府。我和拿工作証的同事們常說美國政府故意讓綠卡發放時間延長或是百般刁難,所以他們才可以一直盡情扣拿這些工作證者的血汗錢。
 
不過話說回來,美國政府並沒有架著刀要拿工作証者留在美國工作,你要是老大不爽,我敢說他們是十二萬分樂意歡送你離開的,他們要處理墨西哥非法移民的問題就身分乏術了,根本沒空來管拿工作證這群人的福利。所以不能怪別人,願意留下工作,不論是為了體驗不同人生經驗、實現理想、亦或是想移民追求更好生活等,一概都是自己的個人選擇,怨不得人! 但是天地良心,我出國前真的不知道美國稅有這麼重! 以前只是常耳聞美國稅重,從來沒有人願意詳細拖出到底有多重,現在想想,是一種人很微妙的心態或是中國人報喜不報憂的老毛病,歸國當然要炫耀一下薪水有多高、美國生活有多好、艷遇有多少、多少老外死纏爛打就是為了一親芳澤,有誰願意坦承其實扣了稅、房租\房貸、生活費後,其實能存的錢搞不好比在台灣的同袍少,其實除了工作圈/同學/室友等比必要的聯繫外,除了異性外,很難有可以盡情聊天、盡情大笑的美國同性友人(不含亞裔的或移民),大家都想表現給台灣的親朋好友看,自己多融入美國社會,拿所謂的百萬年薪(當然是稅前),我也就在這種風潮推波助瀾下,傻傻的認為美國薪水真的比台灣高很多。我還記得出國前,當時還是IT業高峰,看了一篇報導說有Sun Java 認證的軟體工程師基本年薪至少有7到8萬美金,我當時掐指一算,有沒有搞錯,以1美金比30台幣來算,那不是一年就有210萬到240萬台幣嗎? 比起台灣軟體工程師每月台幣5~6萬的薪水,當場就差了三倍之多。所以當時天真的我,雄心萬丈的試圖擠到百萬年薪之列。2年後,拿到碩士學位一枚與2枚Sun Java認證,也真的拿到比當時預期更高的薪水,但是沒多久,在稅、房租和生活費蠶食鯨吞後,就發現這個所謂的美國高薪只是個虛擬的假象!
, , , ,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待在紐約這幾年,除了心靈成長、英文口語變順外,進步神速的應該是我對酒精的依戀。
 
自從有來自楓葉國的”個人教練”酒量特訓下,我的酒量從滴酒不沾進步到偶爾一兩杯啤酒走直線還沒問題。在長島唸書時期,因為課業繁重,能酩酊大醉的機會不多,只有寒暑假時期、或個人教練來探班時,會到一些美式連鎖Bar、或驅車到曼哈頓報到。現在回想起來,那時還是停留在初學者階段(Naïve Beginner)。直到開始在曼哈頓工作,在美式喝酒文化薰陶下,酒量日見增長。真的出師是搬到曼哈噸後,每日環繞在琳瑯滿目、目不暇給的Bar/Club/Lounge/Bistro/Saloon/Tavern/Pub/Cantina,想要保持清醒全身而退,除非你都不與人social或不參與任何聚會,不然幾乎是很難不來個幾杯。而一旦陷入那萬丈深淵,享受過酒精帶來的短暫歡愉與麻痺,實難跳脫酒精的枷鎖。
 
我記得在最後離開工作前幾個月,我已經到天天都要來個幾杯的程度,不是和酒友同事出去喝,就是自己喝在冰箱雪藏的酒,已經到人盡皆知、惡名昭彰的地步。有一次早上我到公司坐定位後,坐我後面新來的印度工程師,突然轉頭問我說: “你這樣喝酒你”老公”不會說什麼嗎?”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來美國以前,很少會想到以自己為榮或做某些事讓家人以自己為榮。但很神奇的,自從來了這個常被批評為夜郎自大愛管別人家務事的國家,竟然給我了上了一堂關於榮耀與自信心的課程。
 
來美國前,我就是Survivor和MTV Real World Reality Show的忠實觀眾。到美國後,更變本加厲,除了一些Sitcom,所有我著迷的節目幾乎都是Reality Show,簡直是Reality Show中毒。而製作這方面節目的翹楚除了帶領這股風潮無線頻道CBS的Survivor和發揚光大的NBC的The Apprentice和Fox的American Idol,有線頻道也如雨後春筍般,一窩風的製作Reality Show。一堆有的沒有能做成Reality Show的點子,全都轉化成節目。而在這一堆跟風中,我個人偏好是20台的MTV頻道和38的Bravo TV。 會因為如此,很大原因是我陸續著迷的節目像”Laguna Beach”、 “Project Runway”、 “Real World & Road Rule”、“Inferno”、”Top Chef’等當紅reality show,都是在這兩台頻道播出。不知道是為了幫觀眾洗腦,還是美國電視經常沒有固定節目時程表,這兩個頻道,常常在週末或是當天節目播出前幾個小時,播出前幾季的內容(Back-to-back episodes),有時還發狂似的重頭播到接下來要播的前一集,搞的有些節目反覆看之下,對白當下都快倒背如流。其中當屬Project Runway Season 2 and 3,Laguna Beach Season 2 和 The Real World (Chicago,Las Vegas, Paris 和Austin) 這幾個節目榮登我個人重看率最高的節目。有關這些節目,各自都值得寫一篇來介紹,之後可在追加寫一篇我的Reality Show favorite!
 
扯了這麼長,既然長期定頻在Bravo TV and MTV,有些這兩台的節目會不小心轉到而看到。有時還有一些意外驚喜。像MTV 的Next, Date My Mom, Engaged & Underage,Super Sweet 16 和Bravo的”Real Housewives of Orange County”和 將談到的“Inside the Actors Studio”。首次看Inside the Actors Studio, 應該是在學校宿舍的Cable,當時就對主持人James Lipton的主持方式和長相印象深。James Lipton的一問一答式訪問,對被訪者完整的背景介紹,詳盡的把對方從影至今的歷程一一列續,可以想見他的準備功夫定下的很足(其實我個人認為蔡康永的真情指數有東施效顰之嫌)。至於他的有點卡通話長相和問答方式,也陸續在Simpson和Saturday Night Live中被嘲諷,但是Lipton本人卻很有肚量的在來賓前對此自我嘲諷過,一笑置之。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有一個iPod廣告一直讓我印象很深刻。一個穿著寬鬆T-Shirt垮褲的年輕人帶著白耳機iPod走在街上,年輕人表面上看起來和其他人沒有什麼不同,但是細看他的影子,已經隨著音樂跳舞跳到不能自己。
 
喜歡這個廣告,很大的原因是我也在紐約地鐵裡,當了不算短時間表裡不一的人。
 
和很多紐約地鐵乘客一樣,在地鐵裡,為了武裝自己我常面無表情、躲避眼神接觸,帶著白耳機一副若有所思狀,實際上,好幾次情緒已經高漲到想要大叫,血脈噴張、身體雞皮疙瘩全數立正站好,完全不用喝酒嗑藥,直接達到Natural High的狀態。當然這和iPod沒有什麼直接關係,能有這種功效的是以下餘音繞樑,三月不絕與耳的名曲10枚。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毅然決然辭掉薪水甜,福利好,也算有發展性,又會幫員工免費辦綠卡的公司,這些絕佳的組合,在想盡辦法要留在美國的人眼中,或許有點難以理解。但,我很清楚知道這是必須踏出的一步。

當開始不用工作的短短二個禮拜裡,發現身邊其實不少女性朋友(大部分是六年級生),不是也在待業思考人生的下一步,亦或在學或準備進修當中,或是待在不是很有熱情的工作,存錢等待下一次的旅行。而相反的,在我前後離職的兩名男性工程師同事,兩個都是前腳踏出前一個工作,後腳馬上踏入下一個工作,中間完全沒有喘息的機會。我不禁開始納悶,為何女性需要比男性更多時間與空間來釐清自己的目標與理想? 難道我們在爭取職場上男女平等的同時,真的比男性同胞少點持續性? 不能否認的,社會上,對於失業女性的寬容度是比失業男性要大的很多。想像要是一名年近或年過三十的男性,嚷著要辭職休息一段時間,恐怕上至老父老母,下至女友或妻子或嗷嗷待哺的小孩,全部圍城抗議絕食,甚至以離婚相逼也不無可能。更不用講其他同儕或親戚同學街頭巷尾鄰居的冷言冷語,在多面夾攻之下,該名男子除非遠走高飛,不然是很難逃過人道的制裁。

相較於無業男性的悲慘,在亞洲,無業女性的地位其實有時搞不好比就業女性還高。我想起我的韓國朋友S,在紐約擔任護士的工作。其實想回韓國發展,但因為單身家上年紀接近30,在比台灣更傳統的韓國社會逼婚壓力更大。加上計劃結婚後想繼續工作,這在韓國護士圈是幾乎不可行。原因是若是已婚還需要工作,其他護士會在背後放冷箭,批評對方丈夫沒能力,竟然還需要讓已婚妻子出來工作。聽來有點駭人聽聞,但這樣想想,其實在台灣社會(或全世界?) 何嘗不是有類似的價值觀嗎?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完全放下後,回頭才能清楚看到來時路一路走來的足跡。
一.步.步. 那麼鮮明.
就先這樣吧。
希望把這一路上來的成長與心得在忘記前都先轉化為文字。

nycEng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